◈ 第3章

第4章

時鳶知道插翅難逃,轉而看林煜義所在的蜘蛛網,旁邊還有一個空網,她瞪了一眼劍,悶悶道:「自己上去。」

走上台階,站在蜘蛛網跟前,白色的蜘蛛網瞬間纏繞上時鳶的四肢和腰,絲線細膩滑順有韌性,綁着也不難受。

青鳳劍還扭着劍身鬧脾氣,隨後小步跳到時鳶的腿邊,貼上去輕蹭。

小腿一片冰涼,時鳶反射條件的把劍踹開了,並再瞪了一眼劍,別人都是坑爹,這劍坑主!

「凝玉仙君和青鳳劍的關係倒是好。」姚褐說道。

時鳶憂傷,書里根本沒有描寫(凝玉仙君和她的劍),這把劍以後是要跟女主的!

扁扁嘴,時鳶發表了綠茶語言:「不是好,那是非常好,傷在它身,痛在我心,所以大哥你要抽就抽我,千萬別抽它!」

青鳳劍一愣,似乎沒想到它的主子那麼愛它!

姚泓早就看時鳶不順眼了,抓着劍就掰彎,就快掰成一個滿月了。

時鳶表情如同戴上痛苦面具,語氣極度富有情感:「啊!啊!啊!你別掰,我的心好痛,好痛!」

姚褐看着幼稚的弟弟,聽着抑揚頓挫的呼痛聲,嘴角抽搐。

外面跑來幾個穿山甲士兵:「大王,不好了,秋山派的人打過來了,要我們交出煜義仙君。」

書中世界修為只要上了元嬰,都稱仙君。

姚褐盯着林煜義,厲聲道:「給我把他們兩個看好了。」

「大哥,我陪你一起去。」大敵當前,姚泓將劍往地上一丟,踩了幾腳,對着時鳶惡狠狠道:「回來再收拾你!」

兩個頭頭走了,一堆小兵包圍了時鳶和林煜義。

林煜義虛弱的有氣無力,「沒想到時師弟會來救我,是我連累你了。」

時鳶看了一眼林煜義,男主是連累了女配,但是!

—好吧,也連累她了,不過她並不是專門來救男主:「我並不想救你,別自作多情。」

「……」林煜義明顯不信,他看向時鳶。

只見對方睡衣是吊裙,肩膀連着手臂都露了出來,在衣服的襯托下白的泛粉,驀然間發現他師弟女裝還挺好看。

抿了抿唇,林煜義道:「我知道你還在氣我,但是陰陽交合才是正道。」

時鳶還在思劇情,被林煜義一打斷,心情都不好了:「修仙不是應該清心寡欲嗎?不要老想着陰陽交合,你**太重。」

「……」林煜義整個人一僵,沒想到時鳶會懟他,要知道往常他不管說什麼,這個師弟都是唯他馬首是瞻的,尤其是時鳶剛剛那話還帶着教育的味道。

時鳶反應過來她極少語氣那麼差的,可能是她穿到了女配身上,所以站在女配的立場上看世界,她不喜歡男主。

不過女配好像也沒留什麼任務給她,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思考一秒,時鳶打算和林煜義說明白:「我以前可能是喜歡過你,但是你拒絕了,所以我以後是絕對不會喜歡你了,你放心好了。」

「……」林煜義欲言又止,他是拒絕了,但時鳶繼續對他好,他也能接受的……

因為這本書時鳶才看了沒多久,很多劇情還記得。

小說中女配是裝成魚精混進來的,最後打敗了那些穿山甲,衝去救男主,被抓。

接下來就是女配的人,攻打魔修地宮,地宮損失慘重,製造了一線生機,而女配卻把這逃跑的機會讓給了男主。

時鳶點頭,她決定她還是自己先溜吧!

畢竟現在她是女配,外面損失的是她的人,去救別人的老公,很不划算啊!

很快外面『砰砰砰』的響。

裏面的士兵收到消息,不能出去迎戰,感覺十分憋屈,開始嗶嗶叨叨:「這些修士真是狗屁不如,居然使用火藥。」

「人類的玩意,太卑鄙了。」

「轟!!!」的巨響。

外面傳來消息:「黎宮走水了!」

「是幽火!!」有人叫喚道。

時鳶好奇的往外看去,書中這幽火也算是一個寶貝,因為魔修的地基原因,普通的火在這燃不起一絲一毫,這幽火,又是異火,還是女配機緣巧合之後拿到的。

「怎麼辦,我們還守嗎?」他們開始議論。

「反正他們是被魔絲纏繞,肯定跑不掉,我們去救火吧。」他們道。

魔絲就是捆綁時鳶的銀白色滑順蜘蛛網,網上的獵物越是掙扎,就越會收緊,直至把人割成段段,只有傷到了陣眼,才會從蜘蛛網上下來。

「轟!!」外面的巨響還在持續。

前面圍守的士兵已經出去了。

伴隨着巨響,洞口直接給堵了!!

時鳶眯眸打量四周的峭壁,還有那些垂吊的鐘乳石。

書里講的,這個洞里會被轟出密道,而這條密道將會直接到達魔修地宮的外面。

「嘩——」石頭碎落的聲音,洞內上方的小石頭一直往下砸。

隨後蜘蛛網陣眼被破就鬆了,時鳶從網上躍到地面撩起耳邊的發梢,動作順暢行雲流水。

林煜義就沒那麼好運了,他直接摔在地上。

前方石塊碎落果然出現了一條密道,與此同時密道上方的第二扇石門緩緩下降,要封口。

這明顯就是劇情里的唯一逃生機會!

時鳶馬上奔騰過去,按照書里寫的,女配是帶着林煜義一起過去,但是林煜義因為受傷了,她用法術,助林煜義一臂之力,結果自己反而沒走掉。

法術?

「納尼!!」時鳶差點爆粗口,那個石門下降的速度太快了,她壓根不會法術啊。

留下來,按照剛剛紅角男姚泓出去時的警告來看,她不死也要扒層皮。

「時師弟。」林煜義在身後虛弱的喚道,想讓時鳶帶他一起走。

青鳳劍則是飛到了時鳶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