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青鳳劍側身,月光在凌厲的劍片上折射,映出了遠處的男孩。

時鳶正好轉頭看去,就看見那張污泥的臉,還有紅色的嫁衣,嚇得毛骨悚然,說話都打結了:「鬼,鬼鬼鬼新娘?!」

虛弱沙啞無力的聲音再次傳來:「救…我……」

時鳶握着劍,不停的折射反光,小心翼翼的探腳過去,不難看出這是個可憐孩子。

穿嫁衣活埋,應該是陪葬。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時鳶不算爛好人,但是這舉手之勞還是願意做的。

樹林一望無際,也不知道怎麼下山,只能把男孩拖在湖水邊,先喂幾口水。

男孩抓着時鳶的手臂,雙眸緊閉着,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救我…求求你…」

他抓的緊,時鳶抽不出來,有些無奈:「救救救,你鬆手。」

男孩彷彿聽見了,又彷彿沒力了,手驀然鬆開,腦袋垂到一旁,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時鳶糟心的撓了撓頭髮,不知道該怎麼弄,好不容易扒了幾件屍體的衣服給男孩蓋上,自己還換了一套男裝。

繼續埋屍體。

屍體有百八十具,埋完的時候時鳶已經直不起腰了,天色蒙蒙亮,男孩沒有發燒,她去水潭處洗了把臉。

青鳳劍跳到水中,劍身一彈,水花四濺,濺到時鳶身上。

時鳶深吸兩口氣,抹掉臉上的水珠,抓着劍柄,踩着劍身:「你想死是不是!信不信我掰斷你!我告訴你,我忍你很久了!」

「啊嗚嗚嗚……錯了錯了,你輕點,腰斷了斷了。」青鳳劍發出顫抖的男音,調皮了一晚上,終於認慫了。

時鳶鬆開青鳳劍,往旁邊一坐,靠着樹枝,不悅道:「知道你不想跟着我,那個解除契約,怎麼解來着?」

這種暗搓搓害主人的劍,要還不如不要!

「你這個壞女人!當時是你死皮賴臉要契約我的,現在居然要解除。」青鳳劍抖着劍身,彷彿是被辜負的小郎夫。

因為青鳳劍和時凝玉是有契約的,所以知道對方的性別。

他是想解除契約,但是不能是對方那麼嫌棄的提出來!得讓他提!

時鳶被他吵煩了,一腳踹過去,還踹空了:「不想解除,那就給我閉嘴。」

青鳳劍開始打滾:「你不愛我了,嗚嗚……你自己說過你會一輩子對我好,會給我擦屁股,只要我是你的劍!」

「!!」時鳶頭禿,女配和劍搞的那麼曖昧?不悅質問道:「可你不是想害我,你敢說今天你不是故意的?」

青鳳劍理直氣壯:「我是故意的,可你當初不是這樣的,你變了,我害你一下你就生氣了,還不要我了,女人的嘴,騙人的鬼,嗚嗚…」

時鳶雙唇蠕動半響,被害了所以她生氣,還是她的錯了??

這把劍就是欠揍,被寵壞了!

身為主人,時鳶感覺她有必要教育下這劍!站起身就去踩,但是沒有法術,那劍也是夠賤,躲的挺快。

最後時鳶只能大聲要挾道:「你要下次還害我,我就是尋遍天下所有辦法,也要把你滅了!」她這人不喜歡吃虧。

青鳳劍垂淚,劍身擰成麻花。

嗚嗚,他太難了,剛成年就被抓了,明明應該把他當祖宗供起來,為什麼這個小僕人要凶他!

男孩醒來的時候是中午,日上三竿,烈日透過樹葉,落地成一片片灰色剪影。

他猛地睜開雙眸,驚魂未定,大口喘氣,眼眸從恐懼到迷茫逐漸清晰,別怕,不疼,他重生了,重生了…

自從凝玉仙君後,他就有了陰影,再也睡不安穩了。

他的視線往旁邊轉去,就見到了時鳶,時鳶睡顏恬靜,穿着男裝臉卻如同女孩子一般秀氣,看清後,那熟悉的臉蛋讓他產生眩暈感。

師尊,就是那個日日虐他的師尊!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身上沉重嫁衣上面的珠子晃得『叮噹』響,他拔下一根髮釵,死死的拽在手中。

上輩子要說最大的遺憾,那就是凝玉仙君是被韓嬌嬌殺的。

想到這,他不禁露出一個陰沉的笑,老天待他不薄啊!讓他剛重生就能手刃大仇人!

「唔。」時鳶感覺手臂有些癢,伸手撓了撓,迷迷糊糊睜眼。

男孩嚇的瞳孔一縮,慌忙將髮釵插回發間。

「幾點了」時鳶扁嘴輕聲道,轉頭就看見前方的小美人,昨天天色太暗,她都沒仔細看。

小美人嫁衣帶着污泥有些髒亂,頭上戴着許多裝飾品,裝飾品上也染了少許泥巴。

但是他長得美啊!五官精緻,小臉看着粉雕玉琢,桃花眼,瞳色是淺紅色,氣質人畜無害,像只小白兔,眼尾還有顆小紅痣,增添不少嫵媚姿色,可能身體虛,朱唇有型,色如淡櫻,顯得唇很薄,又美又純又精巧。

就像是上好的玉石,被世間最牛的工匠,一點一點雕刻出來的完美品。

此刻他好似有些緊張,手抓嫁衣,眸子有些閃爍的瞧着時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