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不知道是出於信任,還是內心坦蕩,容宴西的手機沒有設置密碼。

還是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翻他的手機?

事實上,她也沒有翻他手機的習慣,一來是這幾年他的確是個完美丈夫,並沒有什麼值得翻的;二來,安檀也尊重個人**,雖然是夫妻,但成年人總會有點自己的秘密。

不過手機持續嗡嗡地震,鬧得她根本睡不成。

於是她拿起手機,回了一句:【我是安檀,宴西在洗澡,他的手機在我這裡,等他回來了我讓他給你回。】

這個消息發過去之後,手機就立刻就安靜了。

容宴西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安檀似乎已經睡著了,眉心微微蹙着,似乎做了什麼不太好的夢。

他放輕了腳步走了過去,從枕頭上撈起手機。

翻了一會兒,然後又輕手輕腳地去了陽台。

安檀背對着陽台的方向睡着,緩緩睜開了眼。

她的睡眠一向很淺,尤其是有人靠近身邊的時候,容宴西剛從枕頭上把手機拿走翻看的時候,她就醒了。

陽台那邊,飄來淡淡的煙草味道。

——容宴西是會抽煙的,不但會抽,而且以前沒少抽。

這三年間他一次都沒有抽過,家裡甚至連煙灰缸都沒有,但自從安曇回來了之後,短短几天功夫,她已經撞見了三次他抽煙。

很快,她就聽到了陽台那邊朦朦朧朧的聲音。

「我剛剛確實在洗澡,剛看到。」

「……」

「你想多了,安檀沒有要給你示威的意思。」

「……」

「不會的,她不是那樣的人。安檀其實人不錯的,她雖然不太愛說話,但是沒有壞心。」

「……」

「好好好,我相信你,我相信還不行嗎?別哭了好嗎?孕婦哭對孩子也不好。」

「……」

「行吧, 那你等一下,我換個衣服就下去。」

容宴西收了線,回到卧室,猛然間看到靠坐在床頭的安檀,嚇了一跳:「吵醒你了?」

安檀搖了搖頭:「覺得有點冷。」

「哦,我剛剛忘記關陽台的門了,抱歉。」

「你去陽台做什麼?酒氣還沒散乾淨嗎?」

容宴西握着手機的手指緊了緊,道:「接了一個公司的電話,怕吵醒你,我就去陽台了。你……醒了很久嗎?」

「剛醒就看到你回來了。公司沒事吧?」

「還好,」容宴西道:「你先睡吧,我出去一下。」

「宴西。」

「嗯?」

安檀抬起頭,看着他的眼睛,沒說話。

容宴西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乾笑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安檀收回目光,淡淡說道:「安小姐好像有事找你,我答應她要轉告你的。」

容宴西怔了一下,點頭:「好,我知道了。」

「不給她回個電話嗎?」

容宴西頓了頓,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早點休息吧,你最近太累了,有機會我再給你按一按肩頸。」

安檀笑了一下,「嗯,好。」

容宴西看着她躺下閉上眼,溫柔地替她掖了掖被角,換了衣服下樓。

過了幾分鐘,一樓傳來幾聲女人的啜泣,再接着,就是車子離開的聲音。

安檀站在二樓的落地窗前,看到了那輛白色卡宴的車尾燈,順着老宅的方向一路往前,直到徹底消失在視野中。

「你就這麼看着他們出去過夜?」段艾晴隔着電話都能把她的耳膜吼穿:「這你不當場揭穿他們?!」

安檀靠在床頭,苦笑了一下:「我怎麼揭穿?人家只是去安慰『最好的朋友』,又不是去會小三,我揭穿什麼?」

段艾晴氣得咬牙:「她說是朋友你就信啊?哪有大半夜的給異性朋友打電話,陪她出去看星星的?還有她這個名字……」

關於她們兩個的名字,安檀不傻,事情都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她還有什麼猜不出來的呢?

大蔣那天問她,相不相信男女之間有純友誼。

以前,安檀是相信的。

她在科室里也有許多不錯的男性醫生朋友,不過彼此都保持着友好而不曖昧的關係,誰家裡有事會相互幫忙頂個班,偶爾科室團建的時候也一起吃個飯,過年過節發個祝福短訊,但也僅止於此了,彼此交往之間都是很有個度的。

像容宴西和安曇這樣的,她覺得不能是純友誼,但應該也暫時不算是出軌。

無非就是那句老話,襄王有心,神女無夢。

女方說了要做永遠的好朋友,男方也就只能把愛意深埋在心底,安安分分地退回朋友的位置。

安曇結婚了定居國外,他也只能回到自己的人生軌跡上,相親,結婚,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其實以容宴西的身份家世,還有自身條件,其實完全可以找個背影相似的豪門大小姐聯姻的,但是他卻選擇了普通家庭出身的自己。

以前安檀覺得,容宴西會選擇她,無非是因為自己長得不錯,工作也好,性格大方,相處起來彼此都很輕鬆,是個不錯的結婚對象,可現在才恍然大悟,其實她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也叫「安檀」。

安檀不禁覺得渾身發涼。

在以前那些纏.綿滾燙的夜晚,他在自己耳邊一聲一聲深情地喊着「安曇」,到底是在叫她,還是再叫他心裏的那個人?

安檀走到窗前,看了看今天的夜色。

今晚的確是個好天氣,月朗星稀,滿天星子,璀璨如鑽,美得很夢幻。

他們會在哪裡看星星呢?

是不是跟《還珠格格》里的爾康和紫薇一樣,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理想?

他們一個是深情男主,一個是落跑新娘,合在一起自動就成為了一部纏.綿悱惻的愛情小說,那被卷進這場愛情故事裏的自己又算什麼?

「安檀,要不……離婚吧。」段艾晴說:「他們兩個二十多年的愛恨糾葛,你跟容宴西認識才幾年?長痛不如短痛,放手算了。」

她不是沒有過這個念頭,可是……

「艾晴,我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