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安檀,安檀……」

耳邊是他微微低沉暗啞的嗓音,溫柔又纏綿。

結婚三年,安檀還是覺得容宴西在床上床下像是兩個人。

平日里的容宴西體貼周到,溫柔紳士,可一到了夜晚的夫妻生活,安檀總覺得自己真的是跟不上他的體力。

終於結束的時候,她已經渾身酸痛到手臂都抬不起來。

下一秒,她的手臂又被男人握住了。

安檀實在是睜不開眼睛了,半是求饒半是撒嬌:「別了吧,明天我們都還要上班呢。」

她最近正在準備評職稱,忙的天昏地暗,寫完報告都已經凌晨了,又被他拉着運動了一場,此時就像是一條上了岸的魚,累得只能張嘴吐泡泡。

容宴西輕輕笑了一聲,「想什麼呢。」

她微微臉紅:「那你……」

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肩胛骨,手指輕輕用力,一下一下地在她的酸痛的地方按壓着。

男人的力氣大,位置找的也精準,一股酸楚快慰的感覺立刻傳遍四肢百骸,她情不自禁的哼了一聲。

「舒服嗎?」

他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微微暗啞低沉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溫柔,安檀的臉不禁微微發燙。

身為一個婦產科醫生,其實對於這檔子事,她比一般人更清楚。

但很可惜,她是個理論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真到了真刀真槍實際操作起來,她自認就是個小趴菜。

但好攝政王妃太囂張在容宴西是個紳士的人,他們的日子過得並沒有新婚夫妻那樣黏黏糊糊,但也算是相敬如賓。

其實安檀想得很開,畢竟他們只是相親認識的,並沒有走過談戀愛這個流程就直接進入了婚姻,能相處成現在這樣其實也挺不錯的。

「現在試試,好點了嗎?」

安檀試着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經過他的按摩,的確輕快了很多。

「謝謝,真的好多了,」她轉過身去,「你什麼時候還學了這一手?」

「以前跟老中醫學過一些,這麼多年了,還好沒生疏。」

他輕柔地把她的手塞進被子里,囑咐道:「睡吧。」

幸福的婚姻是怎麼樣的?

一千個人恐怕有一千個答案。

有時候她也會有點惋惜,之前因為一心撲在學業和工作上,所以沒能在少女時代談上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但是她是知足的,不管是從家世還是從相貌,人品或是學識,容宴西幾乎都是一個完美的結婚對象。

他不抽煙,不喝酒,也不怎麼應酬,下班了就回家陪她。

就連一貫對男人沒什麼好印象的閨蜜段艾晴也難得的給出了五個字評價:男德天花板。

對於這個丈夫,安檀覺得很知足。

尤其是,現在她還有了寶寶。

安檀的手輕輕撫摸着自己的小腹,輕聲道:「宴西,下周末你生日,我有個生日禮物給你。」

突然,容宴西的手機震了兩下。

他拿起來看了看,臉色陡然間變了。

安檀問:「怎麼了?

容宴西起身:「我有點急事,出去一下。」

「是公司的事情嗎?」

「……嗯。」他的聲音有些弱,但是很快又充滿了焦急:「我先走了。」

「好,那你路上……」

砰。

關門的聲音。

「路上小心開車。」她把剩下的話喃喃說完。

結婚三年,她還沒見過他這麼焦急過。

大概是公司確實出了了不得的大事吧,前兩天她好像看到新聞上說過,容氏最近搞什麼股權併購,都上財經頻道的新聞了。

她是個學醫的,不太懂這些商業上的事,但是都能上財經頻道了,估計確實不是一般小事。

安檀雙手合十,默念一句,希望他和公司都能順順利利。

可剛準備休息,她的手機也不依不饒地響了起來:「安醫生,你快來一趟醫院吧,有個孕婦情況很危險!」

學醫多年,這樣的事情並不算多罕見,安檀掛了電話就立刻換衣服出門。

趕到醫院的時候,助手林喬已經站在醫院門口翹首以盼了。

見她來了,立刻迎上來把白大褂和手套遞給她:「安醫生你可算來了!」

在工作上安檀一貫是專業的,她一邊快速往裡走一邊穿好白大褂戴好手套:「患者什麼情況?」

「出了車禍,聽說現場很慘烈,患者懷孕六個月,出血很多,人也昏迷了,已經出現了休克的癥狀。」

六個月不算小了,不管是環扎還是引產,都得手術。

「家屬聯繫了嗎?」

「聯繫了。」

「去找家屬簽字,患者得立刻手術。」

「是。」

安檀直接去了手術室。

患者的情況確實不太好,她翻看了一下值班醫生的記錄,決定立刻環扎。

之後就是熟悉的工作流程,她換好衣服就一頭扎進了手術室里,連搶救帶手術,安檀一共忙活了將近六個小時。

從手術室走出來的時候,她差點沒站穩。

還在林喬扶了她一把:「安醫生,你沒事吧?」

她搖了搖頭:「扶我坐一會兒吧。」

林喬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然後跑去給她倒了杯熱水,有些擔心地看着她:「安醫生,其實你也懷孕了,按理說不該讓你這麼辛苦的,可是那患者的情況實在是棘手,整個醫院只有你有能力能救她了。」

安檀聽到她說「懷孕」兩個字的時候,手微微抖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

林喬笑着眨眨眼:「懷孕不是好事么,你還瞞着我啊?我昨天在你桌上看到檢查單了。」

安檀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對呀,是好事。」

「你跟你丈夫說了么?」

「還沒呢,過兩天就是他的生日了,到時候我再告訴……」

砰砰砰!

手術室外門一直在被猛拍。

林喬道:「肯定是患者的丈夫,急着知道他老婆孩子的情況,安醫生你歇着,我去跟他說。」

「我去吧,」安檀道:「我是她的主刀醫生,按照醫院規定,應該是我親自跟患者家屬說明病情的。」

她扶着牆站了起來,林喬立刻幫她打開了手術室的外門。

外面的男人幾乎是撲了進來:「醫生!她怎麼樣?!」

「你放心,母子平安,你太太她現在還得觀察一下……」

話音剛落,兩個人都愣住了。

「……安檀?」

安檀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容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