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容宴西立刻回了神,只見迎面而來一輛逆行的電瓶車,他急忙打方向盤躲開,一個急剎車停在路邊。

電瓶車從他們旁邊堪堪擦過去,僥倖通過。

安檀嚇得臉都發白了,「開車的時候還是盡量別分心吧。」

「嗯。」容宴西也有些心有餘悸,他把手機遞還給安曇:「你自己解吧。」

安曇看都沒看一眼,直接拒絕:「我要補妝, 沒手。」

「可我要開車……」

「你現在不是沒開嘛。」

安檀嘆了口氣,對容宴西道:「這樣吧,手機給我,你念密碼給我聽,我來解。」

「好。」容宴西把手機給了她:「密碼是,ryx2……」

「容宴西,你幹嘛呀!」安曇忽然生了氣,小鏡子砰的一聲合上扔到一邊,直接從安檀手裡一把奪過了自己的手機,氣憤地扔到容宴西懷裡:「我的密碼你不能告訴別人!」

容宴西有些尷尬。

安檀也很尷尬。

安曇卻一點也不尷尬,甚至一點歉意都沒有,轉過頭對後排的她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安醫生,孕婦受激素影響,情緒波動很大,你應該理解的對吧?」

「……嗯。」

安曇說:「現代社會,手機幾乎就是一個人的**了,**權是公民的合法權益,我只是合法維護自己的利益而已,沒有針對你的意思。」

安檀笑了笑:「安小姐不愧是律政佳人。」

「職業習慣了,」安曇道:「安醫生你別生氣。」

「不會,不過你還是叫我一聲容太太吧,現在不是在醫院,我也並不是你的主管醫生,只是臨時給你做了一場手術而已。」

安曇不動聲色地婉拒:「既然給我做了手術,那就是醫生啊,也不分主管不主管的了。況且從昨天我們見面開始,我就一直稱呼你為安醫生了,現在突然改口,感覺也怪怪的。」

「不奇怪,我本身就是容太太。」

「是,沒錯,」安曇的笑容淡了一些,微微發僵:「不過感覺叫容太太把你叫老了,還以為你四五十歲了呢,還是叫安醫生顯得年輕。」

安檀定定看了她一會兒,安曇朝她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然後轉過身去,命令道:「宴西,開車吧,我們別遲到了。」

……

作為一個醫學生,安檀很少有時間參加同學聚會。

之前段艾晴叫過她幾次,她都是因為工作走不開而婉拒了。

下了車,準備往清吧裏面走的時候,安檀的手機又響了。

容宴西停下腳步,「又是醫院的事嗎?」

安檀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確是醫院的座機號碼:「嗯,可能孕婦出現緊急情況了,不然不會在休假日給我打電話。」

容宴西道:「我送你。」

「不了,我可以自己……」

「宴西!」不遠處的安曇揚聲叫了他一聲:「大蔣來電話催我們呢。」

容宴西微微蹙眉,有些為難。

安檀的手機一直在響,她拿着手機走向遠處:「我先接電話。」

「喂?」

「安醫生,我是林喬。主任那邊剛剛來問,說下個月有個外派出國學習的機會,你要去嗎?」

安檀的心微微一松:「你打電話來就是說這個事啊?我還以為又有什麼緊急情況了。」

「嘿嘿,哪兒能天天有緊急情況呀,你放心,一般情況我都能應付的。」

「嗯,好。」

「那外派你去不去?這次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我連申請材料都給你打印好了,你要去的話我現在就給你填好交上去。」

「不了,」安檀柔聲道,手輕柔地覆蓋在自己的小腹上:「我也不想讓孩子在外國出生,還是上國內戶口的好。」

「也?安醫生,你家裡人最近也有生孩子的嗎?」

「……哦,我丈夫的一個朋友。」

「好吧,」林喬語氣中很惋惜:「唉,為了孩子,為了家庭,犧牲工作機會的總是女人,太不公平了。你才這麼年輕就是醫院裏婦產科的權威了,如果出國幾年回來,肯定能更上一層樓……」

林喬說是她的助手,其實也就比她小兩歲,還是研究生在讀。

或許是因為在婦產科的緣故,看慣了人情冷暖,林喬最近總是很感慨,懷孕生子對女人的一生影響太大了,一度有點不婚主義的傾向。

安撫了林喬幾句,她收了線,環顧四周,已經沒有了容宴西和安曇的身影。

想必他們已經進去了吧。

安檀走進清吧里,立刻就被裏面喧囂熱鬧的音浪吞沒了。

清吧的大廳里聚集了至少有將近一百人,都跟容宴西差不多年紀,不過她還是第一眼就從人群里看到容宴西的身影——

他很高,而且氣質儒雅出塵,長相也十分出挑,不過跟他身上的氣質相反,他的長相更加桀驁,稜角分明,如果不了解他的話,會覺得他天生帶着一股狠厲和霸道。

「……容宴西真的跟安曇結婚了啊?」

「廢話,那還能有假?財經頻道的專訪你沒看嗎?他自己親口說的,他老婆就叫安曇。」

「不會吧,他們那麼多年朋友,要好的話早就好了,還用等到現在?」

「這我哪知道,可能是突然看對眼了唄?不過以前上學的時候,安曇確實一直喜歡大蔣那種文質彬彬的溫柔暖男,不太喜歡狂拽霸道的這一款。」

「那是安曇現在口味變了?容哥讀書的時候那可是五中一霸,誰能有他拽?」

「也不一定是安曇口味變了,有可能是容哥氣質變了。你看他現在,西裝革履往那一站,金絲眼鏡一戴,多溫柔多彬彬有禮!誰能想到啊,中學時候那個囂張兇狠的容宴西會是現在這幅樣子?」

哐啷啷……

安檀握在掌心的手機掉在了地上,嚇了旁邊正在八卦的兩人一跳。

其中一個穿藍色西裝的幫她撿了起來,遞給她:「同學,你沒事吧?」

安檀接過來,感激地笑了笑:「沒事。」

「你是哪個班的啊?我怎麼好像沒見過你。」

「我不是你們的同學,我是……」

「不是?那不好意思哦小姐,我們今天在這裡同學聚會,清吧已經被我們包下來了,不對外營業了,你要玩的話只能去其他地方了。」

「我不是來玩的,我來找人。」

「找誰啊?」

「容宴西。」

男人一驚:「你找容宴西……你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