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咳咳……」

長孫無垢露出傷心的神情,不自覺的開始咳嗽起來。

「咳咳…呼呼……」

又是幾聲,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妾…妾身…是罪人啊!」

長孫無垢一邊咳嗽一邊自責道。

林深一看, 頓時大叫不好,自家娘子這是哮喘病犯了。

這在古代屬於不治之症,喘不過去,就會一命嗚呼。

想到這裡,林深趕緊來到隔壁房間,在一個塑料袋中拿出了一瓶番茄哮喘噴霧。

此乃番茄科技公司花費二十年的時間,針對幾百萬名哮喘患者,研發出來的特效噴霧,只需要噴一下,立刻見效。

前世的林深就患有輕度哮喘,到了冬天就會喘氣難受,這才隨身攜帶着番茄噴霧,沒想到,也跟着他穿越到了大唐。

「娘子,娘子,你有救了。」

林深快速的來到長孫無垢身邊,拿起噴霧對着她噴了幾下。

「啊…啊…好舒服……」

長孫無垢用力的呼吸,總算喘過氣來。

「夫君,這又是何物?竟然能夠治療妾身的氣疾?」

長孫無垢驚訝道。

要知道氣疾她從小就有,就連御醫也沒有任何辦法。

每次犯病時,只能依靠她自己的意志力,一旦喘不過氣來,可能人就沒了。

想不到,今日竟被這小小的噴霧救了一命。

「娘子,此乃哮喘噴霧,對氣疾十分有效,以後你就隨身攜帶着,一旦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就噴一下。」

林深有些後怕,連忙將噴霧放在長孫無垢的手中。

「謝謝夫君,妾身知道了。」

長孫無垢露出欣喜,臉上盪起了紅暈。

她想不到,這個便宜夫君竟然將如此貴重的藥物,直接送給她了。

想到這裡,長孫無垢的內心出現了一絲漣漪。

但隨即她又想到,馬鈴薯、茄子都被她吃了,以後再也沒有了。

眼淚如雨水一般滴答滴答落個不停。

林深見此,哪裡還能不知自家娘子又在自責了。

看着對方委屈的樣子,林深就感到後悔。

隨即又從白色袋子中取出來一個茄子、一個馬鈴薯放在長孫無垢面前道:「娘子,你快看看,剛才為夫都是騙你的,這馬鈴薯、茄子,還有剩餘。」

真的嗎?

長孫無垢擦了擦眼角的淚珠,雙眼瞪得大大的,看向了面前的馬鈴薯、茄子。

露出激動的神情道:「……這就是馬鈴薯嗎?真的堪比鵝蛋啊!還有這茄子,好大好長!樣子發紫,還油亮油亮的,和崑崙瓜差不多。」

「娘子,這下你該放心了吧,等下個月天氣暖和了,為夫就將馬鈴薯種下去,到時候天天給你做馬鈴薯絲吃。」

「哼!你這壞人,就知道欺騙人家。」

長孫無垢有些生氣道。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

「娘子,咱們該上床休息了。」

林深有些尷尬道。

雖然他穿越到了原主身上,但面對原主娘子,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

更何況,上輩子他還是個處男。

這種事,還沒經歷過。

長孫無垢一聽,臉上有些羞紅道:「夫君,妾身可不可以到別的房間睡,我的身體還沒好。」

雖然她假扮林深的娘子,但同床共枕這種行為,絕對是不能發生了。

要是讓陛下知道了,非得將林深五馬分屍不可。

再加上,她和林深認識也不過半天時間,雖然對方的談吐不凡,還有神物,但絕對沒有到她獻身的地步。

林深聽後,鬆了口氣,他還真的有些怕對方霸王硬上弓。

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娘子就睡在裡屋吧,晚上我再將棉衣蓋在被子上,應該就不冷了。」

「謝謝夫君諒解。」

長孫無垢有些愧疚道。

「沒事,娘子你先坐在這休息,我去給你打盆熱水洗洗腳。」

林深說著就走了出去。

不一會,就端來一盆熱水放在長孫無垢面前。

然後蹲下去,就欲脫掉對方鞋子。

「夫…夫君,妾身自己來就行了。」

長孫無垢大羞,臉上又浮現紅暈。

「娘子,你還用跟為夫客氣嗎?相公給娘子洗腳天經地義。」

林深不由分說,脫下了長孫無垢的鞋子。

頓時,一雙芊芊玉足便暴露在空氣中。

「好白,**,好滑。」

林深一邊撫摸,一邊嘀咕着。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家娘子的腳這麼好看,真不愧是商人之女,家裡有錢。

「夫君……有點癢。」

長孫無垢害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要知道,她的玉足即便是當今陛下也沒有這麼撫摸過。

雖然有些異樣,但同時也對林深刮目相看。

他能夠為娘子做到這種地步,一定是個好夫君。

「娘子,洗好了,你去睡覺吧!」

林深有些依依不捨的將玉足放下。

「嗯……」

長孫無垢嬌羞的點了點頭,隨即快速的走進屋內。

一夜無話。

……

……

第二天。

大唐皇宮御書房。

此時,身穿龍袍,國字臉,留着小鬍子的大唐皇帝李世民,正對着千牛衛統領李君羨大發雷霆。

「什麼?你再給朕說一遍,皇后竟然失蹤了?」

李君羨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又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原來今天早上,一個屬下來報,說皇后在藍田縣遭遇了山賊,在混亂中走失。

「豈有此理,大膽山賊,竟然讓朕的皇后失蹤,李君羨,你現在立即派一萬千牛衛去尋找皇后,順便將山賊剿滅。」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末將領命!」

李君羨拱手說道。

隨後臉上布滿汗水的離開了御書房。

「朕的皇后啊,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

李世民痛心疾首,哀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