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清晨。

長孫無垢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她實在是憋不住了。

快速的穿好衣物,來到外面的茅房中如廁。

由於昨日才認識林深,還不知道對方的為人,所以她不敢貿然行動。

萬一對方獸性大發怎麼辦?

來到茅房,長孫無垢大吃一驚。

她發現如廁用的竟然是紙。

雖然有些發黃,還很薄,但確實是紙。

「難道他還會造紙不成?」

長孫無垢喃喃道。

越想越激動。

要知道這個時期的大唐,紙十分昂貴,一張就要十文錢。

最主要的原因是造紙的技術掌握在世家手中。

就連朝廷用的宣紙也是世家所提供。

即便她身為皇后,如廁時用的也是廁籌,類似於竹簡。

擦不幹凈不說,還硌得慌。

雖然她也可以用布帛,但又怕別人說她鋪張浪費。

想到這裡,長孫無垢輕輕撫摸着紙張。

軟軟的,就是不知道用起來如何?

「這…這竟然如此舒服。」

長孫無垢用過後,露出喜悅。

要是這種廁紙可以大規模的生產,絕對是整個大唐的福音。

吃早飯時,長孫無垢詢問道:「夫君,那茅廁中的是紙嗎?」

「不錯,正是紙。」

林深一邊喝着粟米粥,一邊說道。

「那是夫君你自己做的嗎?」

長孫無垢試探道。

「正是為夫做的。」

林深一臉自豪,露出笑容。

三個月前,他剛來到大唐時,看到如廁的工具嚇了一跳,這玩意能用嗎?

為了讓自己更舒服些,林深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用粟米秸稈製造出了草紙。

長孫無垢聽後,露出崇拜的目光看着林深道:「夫君,你可真是個奇人,連紙都能製造。」

「哈哈!為夫會的還多着呢!」

林深笑了笑。

長孫無垢:「那不知夫君何不將紙的製造方法上交於朝廷,也可讓天下的百姓都有書讀?」

「哎,不是為夫不想,而是咱上頭沒人,萬一要是讓五姓七望的世家知道,咱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林深嘆了口氣,有些無奈道。

長孫無垢見狀,覺得也是。

紙如今被世家壟斷,要是貿然出現新的紙張,必定會引起世家的仇恨。

不過,別人怕世家的威脅,但身為大唐皇后的她可不怕。

想到這裡,長孫無垢不自覺地嘴角有些上揚道:「夫君,要不你將這製造紙張的方法教給妾身,妾身的家人倒認識幾個達官顯貴,可以通過他們將紙的製造方法交到當今陛下那裡,到時,夫君也可封個官噹噹。」

「娘子,咱家上頭真的有人嗎?不會是貪官吧?」

林深眉頭一皺,有些疑問道。

「哼,夫君,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雖說妾身是商賈之女,但家中的親戚還是有一兩個當官的,而且絕對都是清官。」

長孫無垢假裝有些氣惱道。

「娘…娘子,你別生氣,不是為夫不相信,而是此事關重大,不可馬虎。」

林深連忙解釋道。

「夫君,這事就交給妾身,妾身保證辦得妥妥噹噹的。」

長孫無垢臉色一轉,溫柔的說道。

林深眼睛一動,又覺得不行,於是開口道:「娘子,你說萬一,陛下一高興,封我個大官,我這不得天天上早朝嗎?那該多累啊!」

林深搖了搖頭。

還是和娘子男耕女織的好。

長孫無垢一聽,臉色微紅,隨即美眸一撇,翻了個白眼,露出鄙視的目光。

心想,你以為大官是那麼好當的,能給你個縣男就不錯了。

當然嘴上不能這麼說。

長孫無垢想了一下道:「夫君,要不這樣,到時候,讓陛下封你為藍田縣令,掌管一方縣城,不用上早朝,你看如何?」

「行,這樣也好,最好再賞點銀兩。」

林深滿不在乎的說著。

「既然如此,妾身明日就去辦。」

長孫無垢面帶欣喜的神情道。

「娘子,那為夫現在就將紙張的製造方法教給你。」

林深說著找了一張厚一點的草紙,又找了一支毛筆開始書寫。

前身讀過幾年書,勉強算個窮書生,要不然,也娶不到娘子。

「唰唰唰!」

幾分鐘後,草紙上就寫滿了字。

「好了,娘子,你看。」

林深拿着寫好的草紙,很是滿意。

「夫君,你這…這字也太丑了吧?」

長孫無垢有些嫌棄道。

不過還是拿在手上,看了起來。

「哈哈,為夫不習慣寫毛筆字。」

林深尷尬一笑。

要是寫鋼筆字,他還行,但這毛筆字就丑了。

再加上古人用的又是繁體字,寫起來很是麻煩。

因此,林深的字就像是狗爬似的。

看了一會,長孫無垢露出笑容。

「夫君,原來這造紙竟然如此簡單。」

林深所寫的造紙主要有三種。

一種是用秸稈、乾草製造出的草紙,這種紙很薄,不適合書寫,可以用來如廁,以及擦手。

剩餘的兩種分別是竹紙以及木紙。

這兩種紙質地較硬,可以用來書寫。

製作的方法也很簡單,只需要將秸稈、竹子、木頭等原料放入水裡浸泡半個月。

然後再加入少量石灰水,熬煮成粘稠狀,可得紙漿。

靜置一段時間後。

用紗布過濾雜質。

再將紙漿充分打碎,用紗布做的模具撈紙。

最後,擠壓,晾曬就可以得到紙張了。

林深一開始也不懂製造,但是沒吃過豬肉,還能沒見過豬跑,大致的過程他還是了解的。

這才最終製造成功。

長孫無垢如獲至寶,將紙條揣進懷中。

林深見此,會心一笑。

吃過飯後,林深摸了摸口袋,嘆了口氣。

大鵝賣的錢只剩下三十文了。

看來得想個辦法賺錢才行。

原主家裡原本有一隻大鵝,林深把它賣了一百文錢,這才不愁吃喝。

「夫君,妾身這裡,還有五兩銀子,你先拿着用吧!」

一旁的長孫無垢看出他的窘迫,從腰間的錢袋中拿出了一塊銀兩。

「我去,這娘子家也太有錢了吧,一出手就是五兩銀子,果然不愧是商賈人家。」

林深有些激動的想着。

要知道這個時期,一兩銀子等於一貫錢,又等於一千文錢,可以買十隻大鵝,一千斤糧食。

普通人一年的工錢也不過二兩銀子。

「咳咳!娘子,那為夫就收下了,不過你放心,我過幾天就還你。」

林深有些尷尬道。

「嘻嘻,夫君,你這是說的哪裡話,妾身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嗎?」

長孫無垢嬉笑道。

心想,這點銀兩比起造紙方法來說不值一提。

「嘖嘖,真是個好女人啊!」

林深感嘆道。

想着,一定要讓娘子過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