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林深拿到錢後,就決定到縣城買一些補給品。

隨即對着長孫無垢道:「娘子,你在家好好休息,為夫到縣城一趟。」

「那夫君,你路上小心點,當心山賊。」

長孫無垢關心道。

「娘子,放心吧,我會的。」

林深內心一暖道。

然後向著門外走去。

林深的家是藍田縣底下的一個小村子,名叫藍田村,村子裏只有十幾戶人家,平時到也沒有什麼交集。

來到外面,映入眼前的是白茫茫一片,雖然大雪已經停止了,但地面上依舊殘留着積雪。

「呼呼!」

「這鬼天氣,還真有點冷!」

林深一邊走一邊搓手道。

好在,他的家離縣城不遠,只需要十幾分鐘就可到達。

很快,林深就來到了縣城。

「賣包子嘍!」

「賣大餅嘍!」

「賣饅頭嘍!」

一眼望去,是一群小商販在叫賣着早點。

雖然今年的災害挺多的,但百姓們還是要繼續生存下去。

「老闆,給我來十個饅頭,再來十個胡餅。」

林深來到一處商販面前道。

為什麼他不買包子呢,原因是這個時候的包子用的餡是豬肉,有股臊味,特別難吃。

「好嘞,客人您拿好,一共十文錢。」

小商販是個中年男子,臉上洋溢着笑容道。

林深接過,將饅頭、胡餅用隨身攜帶的粗布包起,然後又開始在縣城中閑逛。

「對了,娘子的身體不好,我得給她買點羊肉補補才行。」

林深一邊走着一邊想到。

在唐朝主要的肉食來源是豬肉以及羊肉,吃牛肉是犯法的。

原因是牛少,多數用來耕地。

而雞肉不為肉。

這羊肉泡饃可是一絕啊,鮮美的羊肉湯配上饅頭胡餅,別提有多美味了。

不一會,林深就來到了一處賣羊肉的攤前。

「來了,林老弟,你要幾斤?」

羊肉老闆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面容有些滄桑,名叫張大牛。

「給我來兩斤羊肉。」

林深想了一下道。

「好嘞,老弟您拿好,一共一百文錢。」

張大牛面帶笑意道。

林深一聽,有些驚訝道:「大牛,今天這羊肉怎麼這麼貴?我記得兩個月前買的時候也不過是十文錢一斤,怎麼現在就五十文錢一斤了?你不會是在坑我吧。」

「哎!林老弟,俺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嗎?俺怎麼可能騙你,這不是最近天降大雪,聽說北方凍死了牛羊無數,這才導致羊肉的價格直線升高,不滿你說,俺這進價都需要四十文錢一斤,這不多少也得掙點。」

張大牛一臉誠懇道。

「你說的也是。」

林深突然想起來了,貞觀三年,漠北地區大雪持續下了一個多月,凍死了無數牲畜,大漠以北發生了饑荒,東突厥起了內亂,唐太宗李世民派了十萬大軍,消滅了東突厥。

「林老弟,這羊肉你還要嗎?」

張大牛有些失落道。

「要,當然要了。」

林深說著拿出了五兩銀子遞給了對方。

「天吶!這…這竟然是銀子,俺沒看錯吧。」

大牛一見,頓時喜上眉梢,充滿震驚道。

還不忘揉了揉眼睛。

要知道這個時期,銀兩都是達官貴人使用的,普通人用的都是銅板,平時連見的機會都沒有,這也難怪大牛有如此反應。

「你能找開嗎?」

林深有些懷疑。

「林老弟,放心吧,俺大牛有的是錢。」

大牛憨憨的笑着。

然後開始找零錢。

「我去,想不到大牛你還是個狗大戶。」

林深露出驚訝。

他雖然知道商賈掙錢,但沒料到一個賣羊肉會有五貫錢。

看來我也得賣肉去。

「哈哈,林老弟又說笑了,俺都賣了好幾年了,這才攢了點錢。」

大牛找了四貫九百文錢交給了林深。

然後將五兩銀子放入懷中,笑道。

「大牛,祝你生意紅火,我就先行離開了。」

林深客套一番,又背着四貫九百文錢,奔向布莊。

為什麼說背呢,是因為唐朝時一貫銅錢的重量大約是六斤,五貫錢就是三十斤。

「大意了,想不到這些錢這麼重。」

走了一會,林深氣喘吁吁道。

這麼多錢,要是讓他背到家非得累死不可。

還是趕緊花完再說。

很快,林深就來到了布莊,花了兩貫錢買了件絲綢唐裝,有點類似於漢服。

這玩意雖說不保暖,但勝在好看。

想到自家娘子端莊大方的樣子,林深就覺得買的值。

又花了五百文錢,買了二十隻雞,以及一些調味品。

醬油、醋等,這些東西,唐朝的時候基本上都有。

雞的價格不是很高,二十文錢一隻,林深讓商販屠宰好,他打算晚上做燒雞吃,順便賣錢。

買完後,林深雇了一輛馬車,便回了家。

「咚咚!」

「娘子,我回來了。」

林深下了車,讓馬夫將東西放在門口,然後敲門。

「夫君,你回來了啦,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

長孫無垢邁着輕盈的步伐打開了大門。

「娘子,你讓開一下,我將這些東西搬進去。」

林深微笑道。

「夫君,妾身來幫你。」

長孫無垢溫柔道。

然後挑了一罐醬油。

她深知,重要的不是她搬東西多少,而是這份心意。

如果你不做點什麼,對方多少會有點膈應。

果不其然,林深見此,欣喜道:「娘子,你金枝玉葉,怎麼可以做這種粗活,還是交給我吧。」

「嘻嘻,夫君,瞧你說的這話,奴家不過是商賈之女,別人能幹的,我為何做不得。」

長孫無垢嬉笑道。

過了一會,林深將所有東西都搬進了屋內。

然後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休息。

「夫君,你怎麼還給妾身買了件絲綢,這得花多少錢呀!」

長孫無垢臉上帶着笑容,但說話卻是埋怨。

「哎,這不是為夫看娘子你穿的粗布,心裏不舍嗎?也沒花多少錢。」

林深喝了口熱水道。

「那妾身穿着看看!」

長孫無垢拿着絲綢比劃一番,套在了棉衣上。

「夫君,妾身好看嗎?」

長孫無垢充滿嫵媚道。

林深回頭一看 ,眼睛都要瞪直了。

絲綢做的唐裝披在自家娘子的身上,襦裙紛飛,綵帶飛揚,明眸閃爍如秋水波,宛若天上的仙女下凡。

此情此景,林深忍不住吟詩一首。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

一首李白的清平調十分應景。

雲想衣裳花想容……

長孫無垢臉上洋溢着笑容,嘴中喃喃。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便宜相公,竟然還會做詩,而且做得還這麼好。

「夫君,這首詩是你做的嗎?人家哪有你說的這麼美。」

長孫無垢驚喜道。

臉上不自覺盪起微紅。

「咳咳!當然是為夫做的,在我心裏,娘子你可是比天上的仙女還要美。」

林深不由老臉一紅,點了點頭。

他想到這個時候李白還沒出生呢,也不算抄襲。

「夫君,妾身不理你了。」

長孫無垢羞紅着臉,跑進屋內,像個小女人一般。

「行,那娘子你就先休息會,為夫去釣條魚,給你補補身子。」

林深調笑道。

心想,這娘子也太純情了吧,不就是一首詩嘛!

「呼呼!呼呼!」

本宮這是怎麼了?為何心跳的如此快。

長孫無垢坐在床邊,雙手捂着胸口,自言自語道。

「不行,本宮一定要剋制住自己,不然對不起陛下。」

很快她就平靜下來。

不過那首詩還是印在了她的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