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兄弟們,給我沖鴨,將這群山賊滅個精光。」

藍田村幾公里外,李君羨率領一萬千牛衛將山賊營地圍的水泄不通。

「殺啊!」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一萬千牛衛便衝上山去。

山上的山賊都快被嚇死了,他們哪裡見過這種陣勢。

「啊啊!不要啊!」

「俺投降,俺投降!」

「好漢饒命啊!俺以後再也不當山賊了。」

山賊們一個個哭爹喊娘,跪地求饒。

李君羨冷漠的凝視,不到片刻便將上百名山賊屠殺乾淨。

「都處理好了嗎?」

「將軍,放心吧,一個活口都沒有。」

「好,留一隊人馬將山賊的頭顱割下,帶回去,其餘人跟本統領繼續尋找皇后娘娘。」

「是!」

接着近萬名千牛衛四處分散開來。

……

「娘子,你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

下午,林深和長孫無垢在院子中走動、閑談。

突然耳邊響起了一陣廝殺聲,還夾雜着噼里啪啦的聲響。

長孫無垢也聽到了,頓時明白了,是千牛衛在剿滅山賊。

這豈不是說,千牛衛很快就會找到這裡。

「咚咚!有人在家嗎?」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林深一聽,感到疑惑,究竟是誰在敲門。

「夫君,你先在這坐下,妾身出去看看。」

長孫無垢急忙說道。

「行,那娘子你小心點!」

林深點點頭,沒有在意。

大唐的法律非常嚴苛,一般不會出現強搶民女的現象,除了附近有一群山賊外,藍田縣還是比較安全的。

長孫無垢打開門,正好看到了率領一隊千牛衛趕來的李君羨。

「末將李君羨,拜見皇后娘娘。」

李君羨恭敬道。

「李將軍,不必客氣,是本宮讓你費心了。」

長孫無垢神情變得高貴典雅。

「末將萬死不辭!」

「李將軍,你先帶人回藍田縣,本宮明日就跟你回去。至於屋內的少年,乃是本宮的救命恩人,切記不可打擾,明白了嗎?」

長孫無垢說話間,不容置疑。

「末將遵命!」

李君羨說完就帶領着屬下埋伏在四周。

以確保皇后娘娘的安全。

「娘子,外面是誰啊?」

林深不解道。

「夫君沒事,是幾個問路的商人。」

長孫無垢神情一轉,又變得溫柔道。

「對了,夫君,咱家買這麼雞是做什麼用的?」

長孫無垢深怕林深繼續追問,連忙找了個話題,轉移視線。

「是這樣的,娘子,明日你不是要回家一趟嗎?為夫打算做幾隻燒雞,讓你帶回去,也好讓岳父岳母嘗嘗新鮮。」

林深解釋道。

「燒雞?這又是何物?好吃嗎?」

長孫無垢下意識問道。

「娘子,要說這燒雞的味道,絕對是極美,比之羊肉湯也差不了多少。」

林深很是推崇。

「嘻嘻,那妾身定要嘗嘗。」

長孫無垢嬉笑道。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間,太陽已經落山了,夜幕開始降臨。

經過兩個時辰的熬制,林深終於做出了十隻燒雞。

燒雞的做法也比較簡單。

首先將處理好的雞塗抹上一層醬料,放入鍋中煎至兩面金黃。

再準備各種香料,放在紗布上並包成包。

將茴香包和香蔥結放入雞肚子內。

小火熬制,倒入醬油、水、食鹽、和香料包。

煮上一個時辰即可出鍋。

「哇塞!夫君,這就是燒雞嗎?好香啊!妾身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長孫無垢在一旁看着,激動道。

「來,娘子,你先吃個雞腿,嘗嘗味道如何。」

林深說著扯下一個雞腿遞給了長孫無垢。

「吧唧!」

「天啊!這……這燒雞也太好吃了吧!妾身的舌頭都快咬掉了。」

長孫無垢不停的點頭道。

「娘子,為夫打算以後將這燒雞拿出去賣,你覺得應該定價多少合適?」

林深詢問一下長孫無垢的意見。

「嗯…這個嘛?妾身覺得夫君做的燒雞,想必即便是宮中的御廚也比不上,不如就定價一貫錢,你看如何?」

長孫無垢想了一下道。

「什麼?一貫錢?」

林深一聽,嚇了一跳,心想,自家娘子真不愧是商人之女,這心夠黑的,一貫錢都能買五十隻雞了。

這一來二去,將近翻了五十倍。

「夫君,你怎麼這樣看着妾身,難道是妾身定的價格太低了,要不就五貫錢一隻?」

長孫無垢眨了眨大眼睛。

「咳咳!」

「娘子,為夫不是這個意思,我覺得這價格定的太高了,普通人也買不起,再說了一隻雞的成本也不過二十多文錢。」

林深搖了搖頭道。

「是這樣啊!原來夫君還有仁德之心,為百姓着想,既然如此,那就定價五十文錢,即便是普通人也能消費的起。」

長孫無垢又說道。

心想,這便宜夫君的人品還真不錯,是個人才。

「行,聽娘子你的,就定價五十文錢。」

林深露出笑容道。

「夫君,那我們吃飯吧,妾身都餓了。」

長孫無垢迫不及待道。

「好!」

……

……

第二天。

大唐皇宮,太極殿。

「眾位愛卿,可有要事稟報?」

李世民身穿龍袍對着下方的一眾大臣問道。

「陛下,臣有!」

身穿國公服的李靖隨即開口。

「衛國公請講!」

李世民抬手說道。

「陛下,邊關發來急報,突厥頡利可汗召集了十萬大軍,駐紮在我方邊境不足二十公里以外。」

諸位大臣聽後,陷入到一片嘩然之中。

「什麼?突厥這群蠻夷,難道想發動戰爭不成?」

蔡國公杜如晦氣憤道。

「大膽!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頡利可汗真的當朕的大唐是紙糊的嗎?這群賊子,朕遲早要滅了他們。」

李世民大發雷霆,氣的咬牙切齒。

腦海中再次想起了兩年前的渭水之盟。

「他奶奶的,這群喂不熟的白眼狼,還想攻打邊境,俺老程第一個不答應,陛下,只需要給俺五萬兵馬,俺必將頡利可汗的狗頭取下。」

盧國公程咬金粗狂道。

「陛下,此事需得從長計議,目前來說,還不能確定突厥是否要攻打大唐。」

趙國公長孫無忌從容不迫。

「哼!好你個長孫陰人,你說的這些都是屁話,對方都要打到家門口了,你竟然還說不能確定,依俺看,你就是貪生怕死。」

程咬金指責道。

別人怕長孫無忌,他可不怕。

「陛下,這程知節是在污衊老臣啊。」

長孫無忌面色一變,委屈道。

「好了,你們二人別吵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

李世民有些不高興。

「陛下,依老臣看,不如先讓探子潛伏到漠北地區,伺機打探情報,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也可及時上報,要是突厥真的攻打邊境,咱們再派大軍也不遲。」

邢國公房玄齡建議道。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讓朕好好考慮一下。」

李世民擺了擺手道。

「是!」

「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