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
終於,趕在天黑之前,所有的大炮都安全渡河。
明軍的營地駐紮在媯水河東岸五百步的位置,這裡背靠一處山崗,腳下便是一條小溪,再加上從阿剌大營繳獲的牛羊,水源食物都很充足。
值得一提的是,通過這兩次戰鬥,繳獲戰馬abc五百匹,足夠組建一支新的abc營了。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在一處臨時搭建的帳篷里,朱祁鎮正在召集張輔等主要將領,連夜商討下一步的作戰方案。
「皇上!」兵部尚書鄺埜率先說道,「老臣以為,既然已經擊敗阿剌知院,我們何不趁此機會連夜行軍,退回居庸關內再做打算。」
朱祁鎮還沒說話,張輔卻忍不住了問道:「鄺尚書,你說,是人跑的快,還是馬跑的快?」
「廢話,當然是馬快!」
鄺埜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就是啊!」張輔繼續說道,「也先部以騎兵為主,我們全是步兵,還有大炮這些重武器,怎麼跑得過騎兵?而且,若是以退守為目的,將士們就會失去鬥志,等也先追上來時,只想着儘快撤離,這仗還沒打就已經輸了!」
戶部尚書王佐說道:「也先生性多疑,在得到確切消息之前,必定無法輕易做出判斷,若現在撤離,是最好的機會!」
「王尚書所言極是!」翰林學士曹鼐緊跟着說道,「若是等也先反應過來,想走也走不掉了!」
張輔雖然看不起這些文臣,可是,一時卻不知如何辯解。
看到眾人陷入爭執,朱祁鎮這才說道:「諸位愛卿說的都有道理,可是,誰敢跟朕保證,也先不會突然追上來?」
「這……」王佐遲疑片刻,說道,「臣只是覺得,也先行事向來謹慎,不會如此倉促出兵。」
朱祁鎮淡淡一笑,繼而正色道:「難道阿剌知院能料到我們在困境之下,會突襲媯水河嗎?事實就是,我們就這麼做了,還奪回了水源,扭轉了戰局。我們可以搞突襲,也先也可以,戰場之上,瞬息萬變,絕對不能心存僥倖,要時刻做好最壞的打算!」
這番話說的眾人心服口服,張輔趕忙說道:「皇上說得對,戰場之上,絕不能心存僥倖!」
朱祁鎮看着這幾位年邁的老臣,心中冒出一個想法,說道:「鄺卿家,朕有個重要差事,思來想去,還是交給你去辦比較放心。」
鄺埜趕忙說道:「請皇上吩咐!」
「軍中大量的傷員急需治療,現在各營正在清點傷員數量,明日一早,朕給你派些人手,先行護送傷員回京,王卿家,曹卿家,你們兩位來協助。」
鄺埜等人對視一眼,趕忙說道:「皇上尚未脫離險境,臣等怎可自行離去?還請皇上收回成命,臣等願意留在前線,為皇上分憂!」
朱祁鎮暗暗搖頭,這些滿口之乎者也的文官留在身邊真沒啥用,一天到晚瞎出主意,打起來還要派專人保護他們,還分憂呢,求求你們要點臉吧,別給別人添麻煩就不錯了!
張輔似乎明白了朱祁鎮的意思,於是說道:「皇上讓你們護送傷員,又不是臨陣脫逃,難道護送傷員就不是為皇上分憂了?」
鄺埜看了看王佐,王佐又看了看曹鼐,幾人心中都在暗暗嘀咕,護送傷員也是為皇上效力,好像沒啥毛病。
可是,為什麼感覺怪怪的?
就好像被人嫌棄了一樣……
朱祁鎮面帶笑意,說道:「護送傷員一事,就辛苦幾位卿家了!」
話說到這份上,鄺埜等人也不好再推辭。
「臣等謹遵皇上旨意!」
說完之後,幾人先行離去,朱祁鎮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終於把這些文官送走了,頓時感覺耳朵根清靜不少。
不出意料的話,也先已經開始行動了。
這些年來,瓦剌和明朝邊境上衝突不斷,大大小小的仗打了幾十場。
一直從太宗打到宣宗,再到自己這個正統皇帝,已經是第四朝了。
現在,做個了斷吧!
12345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