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朱祁鎮張輔作戰計劃

第3章 朱祁鎮張輔作戰計劃(2)

此人仗着皇上寵信,在朝中一手遮天,滿朝公卿大臣爭相攀附,乾兒子遍布朝堂內外,現在突然失寵,真的很讓人意外。

朱祁鎮突然開口:「站住!」

王振一個激靈,心中湧現出一種不祥的預感,趕忙俯首跪地。

「樊忠!」

「末將在!」

「將王振拿下!」

樊忠神色驚喜,回道:「末將得令!」

「皇上,皇上……」王振已經感覺到大事不妙,趕忙磕頭求饒,「奴婢知道錯了,求皇上開恩!」

朱祁鎮根本沒有正眼看他,語氣冰冷道:「閹人誤國,今日就拿你這條狗命來祭旗,告慰前線戰死的十數萬大明忠魂!」

「饒命啊皇上!」

王振汗如雨下,抖如篩糠,直到現在他也沒想明白,為何皇上對自己的態度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皇上聖明!」

張輔再也忍不住,拜倒在地,激動的老淚縱橫。

真是老天開眼,不,是皇上開眼了,要不是王振這條閹狗作祟,也不會有今日的局面。

大軍出擊之前,拿王振的人頭祭旗,將士們的戰鬥力至少能提升三成。

此番征戰,眾將領處處被王振掣肘,早已苦不堪言,此時終於看到希望,紛紛拜倒在地,口呼萬歲!

王振徹底癱倒在地,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心裏很清楚,自己完了。

樊忠更是毫不遲疑,上前抓着王振的後脖領提起來,拎到帳外,命人五花大綁,準備祭旗。

其他的宦官平日里跟着王振耀武揚威,陡然看到這個局面,一個個噤若寒蟬,跪地俯首,大氣都不敢出。

眾將領心中出了一口惡氣,頓時變得亢奮起來,紛紛起身告退,回營準備作戰。

朱祁鎮又欽點了兩人留下,分別是駙馬都尉井源,翰林學士張益。

「井都尉,陣中還有多少騎兵?」

井源稍加思索,回道:「大約三百之數。」

朱祁鎮點了點頭,說道:「將這三百騎兵集結起來,組成突擊小隊,交由你來統領。」

井源心中暗暗思忖,幾萬人的戰鬥,三百騎兵的作用微乎其微……莫不是皇上準備跑路,讓自己護駕?

大戰將至,主帥跑路,對於全軍的士氣而言無疑是毀滅性打擊,如果前線的士兵知道實情,哪裡還有心思作戰?

可是轉念一想,現在的局面已經是這樣了,只要皇上無恙,就算三大營損失殆盡,大明也有東山再起的資本。

等回到京師,就說是我強烈要求皇上先走,大不了由我井源來背這個黑鍋!

「臣遵旨!」

朱祁鎮轉向翰林學士張益,說道:「張卿家,幫朕擬一份詔書。」

張益神色凝重,趕忙道:「請皇上下旨!」

朱祁鎮重重呼出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鄭重道:「若朕今日戰死沙場,命郕王克繼大統,兵部左侍郎于謙任兵部尚書,加左都督銜,統領軍營,戍衛京師!」

張益立刻神色大變,叩首道:「皇上,請三思!」

「朕主意已定,擬旨吧!」

張益額頭上冷汗直流,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朱祁鎮又看向井源,神色肅然道:「待前方戰事一起,你立即帶三百騎兵護送張卿家沿永定河方向突圍,務必要將這道詔書送回京師!」

井源當即下拜,道:「皇上,臣請求留在前線!」

此時此刻,他心中懊惱不已,竟然將皇上看作是貪生怕死之輩,真該死!

朱祁鎮嘆了口氣,緩緩道:「祖宗的基業不能毀在朕的手上,只要京師還在,大明就在,兩位卿家,領旨吧!」

井源堅持道:「皇上,國不可一日無君,臣願拚死護送皇上突圍!」

「朕不能走!」朱祁鎮目光堅毅,決然道,「大戰將至,朕是主帥,要對前方八萬將士負責!」

「可是……」

「朕主意已定,卿家休要再言!」

井源握緊拳頭,重重砸在地上,咬着牙說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