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3章 不愧是你_一爾小說
◈ 第2章 命定的姻緣,今日歸府

第3章 不愧是你

「天資閣放榜了!」

「天人榜榜首一絕騎塵,仍乃當世衍塵劍尊!」

此話一出,眾多弟子紛紛擠破了腦袋想看一眼傳說中的天人榜單,仰望強者旭輝。

而天資閣旁是幾棵萬年古樹,四周靈氣環繞。

一張做工精緻的軟榻卻擺在樹下,楠木小桌上胡亂扔着幾樣沒見過的仙門法器。

一襲白衣裹着金邊的長髮男子,隨意躺在榻上。如墨青絲從肩頭滑落,與垂下的衣擺一起隨風輕動。頭上的羽冠閃着淡淡銀光。

此刻雙眸微閉,也仍讓人感覺他氣質矜貴高潔,宛如謫仙。

今日是天資榜放榜的日子。

而天人榜,是天心宗排名最高的榜單。

每三月刷新一次排名,會實時記錄門下弟子的修鍊成果。

無數弟子夢寐以求,紛紛想要嶄露頭角。

有歡呼的有失落的還有互相安慰的,和樹下歲月靜好的氣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剛入門的弟子也前來湊熱鬧,看到樹下那人時,忍不住感嘆。

「這睡覺的是何人物啊,這氣質這身姿,怎會有人生得這般貌美。」這個弟子喃喃開口。

「你小聲點,這位是來布榜開法陣的宗門的大人物,凌絕峰掌門的親傳弟子,咱都得喚一聲二師兄呢。」

幾個弟子聞言,紛紛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即使知道對方在閉眼小憩,也再不敢明目張胆的遠觀一眼。

「要說衍塵劍尊的修為第一,那這宗門第一神顏卻非聞清焰師兄莫屬了,此等天人之資,誰與爭輝?」

「不僅相貌無人能及,他根骨極佳已達合體修為,此次天人榜排名第三!」

此人目露艷羨,那是對強者的敬畏之心。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喝了一口涼氣。

強者的神識覆蓋極廣。

聞清焰雖在閉眼假寐,可是修為到了他這種程度。

這些弟子們說的話,即便是壓低了嗓音也一字不落的傳入他的耳朵。

聽聞這麼多人的誇讚,聞清焰卻壓根連眼皮都賴得抬一下,布完法陣他便困了。

外人眼中他是修為高深的二師兄,可實際他就是一個拈花逗鳥,沒事就愛鹹魚躺的修士罷了。

身為第三,他不嫉妒也不唏噓,正是理想狀態。

榜單是強者的世界,即使普通弟子一輩子也達不到這種高度,也不影響他們的嚮往之情。

他們的話題從第三名討論到天人榜榜首。

在說起這位當世第一劍尊時──

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是遏制不住的興奮與崇拜。

「衍塵劍尊當世獨立,這次又刷新了榜單!之前我有幸和劍尊一同入過傳承,那徒手就能捏爆金丹期妖獸的能力真的恐怖如斯啊!」

此人講的唾沫橫飛,繪聲繪色。

眾人都沉浸在了劍尊如何一劍破萬魔的情境中去了。

這件事在宗門不是秘密。

蕭聽肆更是憑藉此事修為大漲,徹底成為人人仰望不可及的存在。

「劍尊的修為哪怕我等修鍊個幾百年,也趕不上其一二,強啊,崇拜就完了!」

「劍尊這麼厲害,卻聽說早已結契,他修為大成,如此風光霽月的人物,到底是什麼人才能配得上他啊!」一位女修少女懷春。

「休要想了!劍尊一心向道怎麼可能找道侶?他四處修鍊長年不在宗門,就算找了道侶那也是守活寡,此等強者不通情愛的!」這位事業粉爭得面紅耳赤。

聞·莫名被cue·守活寡·鹹魚·清焰,無奈的搖搖頭。

看來這些師弟師妹們,對他們大師兄的印象很是刻板。

還停留在那副清冷無雙的表面之上啊。

就在這時,一道傳音符閃着白光朝自己飛來。

聞清焰打開,耳邊就傳來了低沉的嗓音。

嗓子黏黏糊糊,如咕嘟冒泡的泉水。

這是聞清焰最受不了的其一。

太燒耳朵。

「今日歸府。」

聞清焰要翻身的動作立馬頓了一下,嘴角瞬間就抽了抽。

看似簡單的四字話語,可這其中表達的意思卻並不簡單。

合著弟子們還在談論劍尊是如何斷情絕愛、一心向道的強者形象時,聞清焰內心嘀咕。

不通情愛?

這詞是用來形容那個——

每次回來都要將他搞得腰酸好幾日的人嗎?

沒錯,蕭聽肆就是自己天命所歸的姻緣。

當初他拜入宗門以後,師尊便窺見天機。

他得知宗門中那位天賦最強、靈根超然的弟子蕭聽肆與聞清焰是命定的姻緣,於是親自給二人合契。

自此兩人正式結為道侶。

聞清焰便發現了,蕭聽肆這人是真的冷淡,真的強悍。

他的眼裡除了修道就是練劍。

一年見不到十次,每次回來都會提前打招呼,說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

他倒十分克制,可每次都要按着自己狠吃一回。

當然,一次的時間也不短。

然而只要天一亮,修鍊卷王事業批便會消失不見。

以至於宗門師尊都知道劍尊已經結契,卻始終不知道他到底是和哪個修士。

聞清焰日子過得悠哉。

如果不是這個傳音,他甚至都要忘了他這個塑料道侶的存在了。

他也和天下人一樣覺得,衍塵劍尊手裡的那把決塵劍才是他的道侶。

對於蕭聽肆的這般性格,就連自家師尊都覺得自己與他成親有點委屈了。

聞清焰卻並不覺得有哪裡不好,簡直不要太爽好嗎。

包辦婚姻好啊!

蕭聽肆性情雖然高傲冷淡了些,可自從兩人成親,他簡直是過上了神仙日子。

錢財取之不盡,法寶用之不竭,道侶常年不歸。

這也造成了別人修仙卷生卷死,而他只需鹹魚躺。

一躺還躺成了宗門第三。

試問有這樣的道侶,他還需要冒險殺人奪寶,搶奪修鍊地盤和法器嗎?

他上次見蕭聽肆還是三個月前。

依然是說走就走,說回就回,專屬於事業批的任性體現的淋漓盡致。

果然,到了夜裡,蕭聽肆回來了。

還是和往常一樣先到他的面前。

劍尊高大俊逸,眼神冷冷顯得沉默寡言,手中的決塵劍閃着微微寒光。

一看就是到哪兒修鍊搞事業才結束。

「你上次不是說還需半年才回,」

聞清焰忍不住開口,他逍遙日子還沒過夠。

看對方沒說話,他轉移話題。

「難不成又殺了幾個金丹期妖獸?」

蕭聽肆冷峻的眉眼一挑,驗證了道侶的話。

「無意間碰上了,便一起殺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