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4章 塑料道侶?寶貝道侶!_一爾小說
◈ 第3章 不愧是你

第4章 塑料道侶?寶貝道侶!

聞清焰抽了抽嘴角,他知道金丹期的妖獸有多強。

宗門弟子歷練,若是運氣不好遇到金丹期妖獸,那必定是難逃一劫,大部分都會被吞吃入腹,最終爆丹而亡。

也就只有這位當世劍尊,用最平常的語氣。

說得像是「我不就是砍了幾個瓜果蔬菜罷了。」這樣輕而易舉。

不愧是你。

聞清焰就不該問。

他們也鮮少有這種說閑話的時候,更多時候是在蕭聽肆冷冷的眸光中。

天就聊死了。

下一秒,蕭聽肆走近自己身邊。

靠近時他身上帶着冷調木香,寬肩能將聞清焰大半個身子籠罩住。

即使成親兩年有餘,他這樣靠近自己時,還是會讓聞清焰有些不自在。

聞清焰不受控制後退一步。

「你…」

蕭聽肆上前一步,再次將他籠罩在掌控範圍之內,他神色認真的拿起聞清焰的一縷青絲。

這是個極為親密的動作。

配着蕭聽肆深不見底的一雙瑞鳳眼,讓聞清焰覺得就算他做着這個動作,也宛如一個禁慾佛子。

「瘦了。」

一句話一個吻便貼了上來。

潮濕炙熱的交換着彼此的呼吸,聞清焰耳尖升起紅熱,想掙開他的桎梏。

聞清焰:失算了。

蕭聽肆一揮手,動作恣意瀟洒。

大殿門被關上,他橫抱起自己,朝着床邊走去。

「夜深了。」

聞清焰:「……」

他這像是要睡覺的動作嗎?

床帳翻滾。

熱息交纏。

天光大亮,聞清焰這才揉着酸痛的腰醒了過來。

果然,身旁餘溫漸涼,人已經不見了。

哪怕心裏早有預期,可他還是對蕭聽肆這種提上褲子就不認人的行為頗為無語。

沒過幾天,聞清焰就收到了師尊傳他召議事。

師尊修為極高,平日面色無波無瀾。

此刻卻一臉嚴肅對着還不知道發生何事的聞清焰開口:

「皇極宮秘境開啟,進入秘境的弟子們無一生還,蕭聽肆可有傳音於你?」

「沒有,他去哪兒不曾與我說過。」

聞清焰語氣淡淡又真摯。

這就是他那修為強的一批,瀟洒多金的塑料高嶺之花道侶。

自己好像是那話本中,被他嬌養着的妃子罷了。

還是不走心那種。

師尊:「。」

師尊一向知道他這個徒弟能躺着絕不站着的。

也真是難為他了,但兩人既已結為道侶還是應該相互扶持才對。

「為師知道你是個心大的,可你們是天定的因緣,你身為衍塵劍尊的道侶,他的事你也關心一些,不能總是這樣一個人,那跟沒結契有何區別呢?」

聞清焰:「……」

不是他不關心,其實是根本毫無機會。

合契後兩人就住在一起。

修鍊是蕭聽肆的本命,決塵劍才是他的寶貝道侶。

在聞清焰的眼中,劍尊就是那種成家立業娶媳婦的直男。

常年在外修鍊廝殺,得到的靈石寶物全部回來上交家庭,以此證明自己的實力。

他太致力於養家糊口了。

所以才讓聞清焰一個本就驕縱的小皇子,變得更加鹹魚了。

所幸,他正好不是那種情情愛愛的人,這種狀態樂得自在。

互不打擾,他很滿意。

好像除了他以外,別人都不是這樣想的,例如師尊。

聞清焰這麼想着,可面對師尊的詢問時還是故作深沉。

「徒兒以後會多多關注師兄的。」

「罷了,你們二人的緣分自有天定,為師便不多管閑事了,只是這次他去皇極秘境,情況或許有些危險。」

師尊眼裡頗有些擔憂之色。

可徒弟卻渾然不在意。

「誰不知道衍塵劍尊的實力有多強,蕭聽肆不會有事的。」

蕭聽肆的實力他還是很肯定的。

畢竟大魔王天天卷事業,和自己成親一年後就修成了劍尊。

這等魄力他還不知誰能傷他。

怕是連天心宗宗主都要給足了蕭聽肆面子。

「死去的弟子傷痕怪異,不像是秘境妖獸所做,為師需好好查探一番。」

師尊聞言想到了蕭聽肆的實力,也不多說什麼。

聞清焰出聲安撫。

「師尊,切莫傷神,有需要徒兒的便傳音與我。」

師尊點點頭,這才擺擺手讓聞清焰離開。

聞清焰照常鹹魚修鍊,沒幾日便把此事忘得一乾二淨。

他一個鹹魚,能每日勤勤懇懇入定已經是奇蹟了。

讓他想那麼複雜的事,他的神識不允許,有這時間逗逗靈寵不香嗎。

皇極宮秘境的事愈演愈烈,宗門上下損失不少弟子,平日祥和的氛圍一時間變得有些壓抑。

而在聽說蕭聽肆也在皇極宮秘境中時,他也沒有什麼反應。

不過是一個古道傳承,他相信劍尊有能力解決。

按照宗門規矩,親傳弟子是需要給內門弟子講道的,今日正好輪到自己。

聞清焰對這些事情一向不上心,讓他飛清躍主峰來他都嫌遠。

他當時聽學便是那最不願意聽課的學生。

摸魚發獃是常有的事,天道好輪迴,現在輪到他來給弟子授課。

他一時不知還有什麼能教的。

只能硬着頭皮念書本內容,沒幾下就又累了。

半躺着昏昏欲睡時,不知為何腦子裏面出現了蕭聽肆的挺拔的背影。

但場景卻如夢似幻,好似在一個他從未見過的秘境里。

光線變暗時,他認真盯着自己說了句什麼。

「聞師兄?」

正在聞清焰走神的時候,有人推了一下他的胳膊。

轉頭一個弟子正看着自己。

「何事?」

聞清焰清潤的嗓音,沒有情緒時還帶着一絲懶懶的意味。

弟子尷尬的撓撓頭,就見下面站着一位師妹,似乎是想問什麼問題。

只是自己剛才走神,沒有聽到她說什麼。

師妹突然對上聞師兄的一雙瀲灧桃花眼時,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才紅着臉將自己剛才的問題又重複了一遍。

聞清焰給她東拼西湊的講完,就見門口一個弟子匆匆跑了進來,神色着急。

他甚至沒來得及對二師兄行禮,就開口。

「聞師兄,師尊讓您速速回摘星殿一趟。」

聽到摘星殿和師尊,聞清焰狹長的眉眼一緊。

摘星殿──是他和蕭聽肆居住的仙府。

師尊這般着急讓自己回去,或許是有什麼重要之事。

想到這裡,聞清焰突然起身,匆匆宣告下課後就飛回了府。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