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5章 狠起來連自己都罵_一爾小說
◈ 第4章 塑料道侶?寶貝道侶!

第5章 狠起來連自己都罵

果然。

剛進去,就看到殿內除了師尊以外還有掌門,一時心裏的猜測坐實了幾分。

他向掌門行了禮,這才看向自家師尊。

「師尊,出什麼事了?」

循着師尊悠悠的目光,聞清焰就瞥見了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蕭聽肆。

他哪兒見過他這副模樣,一時間有點詫異。

「師兄怎會受傷?」

這人如此厲害,放眼宗門都沒人是對手的情況下,是如何能讓當世劍尊陷入昏迷。

聽到聞清焰這麼問,掌門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次皇極秘境中出了變故,有人故意勾結魔域,假借皇極秘境想要殺害我宗門弟子,還好蕭聽肆及時發現這才免了一場災禍。」

「魔域?」

聞清焰皺了皺眉頭,不過很快,又將目光放在蕭聽肆身上。

確實不像受傷,但人卻未醒,聞清焰還是得問一句。

「那他狀態怎麼樣?」

魔域之人都是嗜血狂魔,手段殘忍。

可按照蕭聽肆的修為,不至於在他們手上受傷,到底出了何事?

「別擔心,他身上並無外傷,但卻一直沒見醒來,整個秘境就他活着,掌門已讓醫修看過,只要好好調息識海應當無事,這幾日你得多照看些了。」

聞清焰並未擔心,但外人場子還是要找的。

「他為宗門如此,您放心。」

兩人此行就是將蕭聽肆送回仙府,他們還要忙於商議調查魔域之事,便很快離開了。

聞清焰來宗門修仙之前,是人間的銀國小皇子。

國盛時,有父皇母后以及哥哥的庇護驕縱;國破時,也依然有哥哥相依為命。

他從未照顧過人,看着躺在床上的道侶竟一時犯了難。

想了想,為了方便吃下去,他想把師尊留下來的丹藥化水後,餵給蕭聽肆。

可他哪兒干過這種活。

不是倒多了能毒死人,就是倒少了沒作用,還沒喂就廢了好幾瓶。

這時他突然想,大魔王在外修鍊時如果受傷的話是怎麼處理的。

依照他這種唯我獨強的性格,他會給自己上藥嗎?

想到這他就多看了榻上之人兩眼。

平日和蕭聽肆對視總是覺得看不透他。

不可一世的劍尊此刻平靜的躺在那裡。

青絲散落枕邊,渾身散發的氣質和他的劍一樣冰冷。

一雙眸子深邃中透着深沉總是讓人無法深看,此刻卻緊緊閉着略帶一些憔悴。

這幅模樣,弱化了如同望月般的疏離感後,眉宇之間是斂不住的英氣出塵。

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想學學別人是怎麼照顧人的。

手上一個不小心,將最後一個瓷瓶的葯灑了出來,澆了蕭聽肆一臉……

「咳咳——」

昏迷中的蕭聽肆微不可查的蹙眉,倏而睜開了眼。

聞清焰有些心虛:「……」

還沒照顧,就自己醒了。

他只能說劍尊果真修為卓然,在這種時候都異於常人。

見他醒了,聞清焰就準備功成身退。

可突然手上一緊,就見蕭聽肆一把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聞清焰低頭,有些不解的看了過去。

蕭聽肆流暢的下頜線迎着光線無比清晰,本來無機質的黑眸此刻閃着光澤,正盯着自己。

是盯。

那種眼神將聞清焰從頭到尾掃一遍,更讓他有一種被野獸盯梢的感覺。

還是動彈不得的那種。

「我再取一瓶丹藥過來。」

聞清焰說完就想掙脫。

可手腕的力道卻不松反緊。

聞清焰從沒被人這樣對待過,手腕說不上疼,接觸的地方反而有些灼熱,他不自在的擰了擰腕子。

「師兄?」

聞清焰示意對方可以放手了。

蕭聽肆面色蒼白,一身玄衣法袍領口壓着暗紋低調沉穩,本就松垮的衣襟因大力的動作而敞開了。

緊接着,露出了結實有力量的肌肉。

聞清焰看到就當沒看到。

以往二人貼這麼近的情況是在床上啊,都是要雙修了.…..

可在這種情況下,他的道侶不會是還想和他來一下吧。

似是知道聞清焰腦中的想法,蕭聽肆萬年無波的俊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連着胸腔跟着顫動。

「阿焰,這麼快就想履行夫夫義務了?」

男人言語調笑卻又帶着一絲危險,聽得聞清焰心裏跟被雷劈了似的。

他的道侶,當世劍尊!

笑了?對他笑了?

還阿焰?這是什麼稱呼?

我們有這麼親密嗎?

聞清焰滿臉不可置信。

這副樣子跟平日對自己的態度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和平日劍尊的清冷絕然、一心向道也差得太遠遠遠遠遠…

他不動聲色,試探般開口問。

「我是誰?」

蕭聽肆不管道侶為何如此發問。

一雙如冰的眸子此刻像含了溫泉水般,耐着性子看他一眼。

聞清焰感覺手腕被一股大力拉扯,天旋地轉間,他就趴在了蕭聽肆的身上。

一顆心貼着一顆心。

頭頂傳來道侶不容置喙的聲音:

「還能是誰,自然是我蕭聽肆放在心尖上的寶貝道侶。」

聞清焰:「?」

完了,晴天霹靂!

被雷劈的不是他,而是他的道侶啊!

「你,鬆開一下。」

聞清焰伸出手想要推開蕭聽肆,但卻被蕭聽肆反剪住了雙手。

那寬厚溫暖,強而有力的手掌,讓聞清焰的內心不自覺嚇了一跳,想掙扎又掙不開。

他敵不過。

「別擔心,我沒有受傷,秘境而已,誰能傷我?」

蕭聽肆挑眉,帶起一雙瑞鳳眼內窄外寬,顯出幾分凌厲張揚。

聞清焰表示他沒擔心,他只想掙脫這個奇怪的貼貼姿勢啊。

「師尊說當時動靜很大,宗門弟子無一生還,說是魔族作亂。」

聞清焰不着痕迹地挪動了一下身子,卻對上了蕭聽肆那蘊含日月星辰的目光。

「確實有魔族殺了宗門弟子。」

蕭聽肆點頭。

「等我醒來看到魔族就順便殺完了。」

蕭聽肆說的輕描淡寫,彷彿殺了那些魔族只是順手所為一樣。

但是落在聞清焰的耳中,不亞於平地一聲驚雷。

聞清焰:多少魔道我不清楚,但就這樣被蕭聽肆給揚了。

「可你不是昏迷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