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6章 情敵小師弟現身_一爾小說
◈ 第5章 狠起來連自己都罵

第6章 情敵小師弟現身

聞清焰知道他的恐怖實力,但昏迷一事還以為是魔族所為,他就說師尊和掌門都白擔心了。

蕭聽肆在秘境中既然如此無敵,那為什麼回來的時候會是這個狀態?

「那你為什麼才醒過來?」

聞清焰問出事實。

蕭聽肆:「咳咳!」

蕭聽肆有些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

他是第一次見蕭聽肆如此不自然的表現,還是被他的問題噎住了。

「我在秘境中渡了個劫。」

還真被雷劈了!

等等,渡劫?

哪門子的劫,他的修為又漲了!

秘境裏面的動靜毀天滅地,怎麼可能是區區一個渡劫能帶來的。

等等,該不會……

「你別告訴我,此次秘境被毀,造成的衝天波動是因你渡劫?」

蕭聽肆點頭,看着聞清焰維持這個姿勢累了,鬆開了手。

他的手一經解放,頓時感覺口乾舌燥,連忙端起一盞翠杯斟滿,品茗了起來。

蕭聽肆跟着站起身來,雙手抱胸,表情淡淡。

「不過是渡了一次劫而已。」

聞清焰嘴裏的香茶頓時不香了。

這種大魔王知不知道這句隨意的話是什麼殺傷力,這麼中二的。

據他所知蕭聽肆已經達到渡劫期很久了,那這一次渡劫後他已經到了大乘期!

大乘期的雷劫那不是他輕描淡寫的『而已』。

多少強者隕落在此,修為大跌都是好的,更有甚者直接被天雷劈為齏粉,什麼都沒留下。

「天道容不下我。」

蕭聽肆冷眸一轉,直直看着聞清焰。

「我只不過拿了一些傳承罷了,天劫就降臨了。」

聞清焰瞳孔緊縮,九九天劫,那可是足足有八十一道神雷劈下的天劫啊!

傳聞那天劫只有在成仙證道飛升的時候才會遇到,自己這塑料道侶竟然在大乘期就遇到了?

「整個秘境方圓萬里,都在紫黑色的劫雲籠罩之下。」

聞清焰回想起,整個宗門確實是感到了秘境那邊毀天滅地的動靜,作為修士最能感受到這股衝天的壓力。

「第一九劫是最普通的雷劫,但那強度的每一擊都是大乘期修士的全力一擊。」

「還有後面的三九風雲雷,六九赤霄雷。」

「最後的九道雷劫,我甚至沒有在古籍上見到過。」

「最後的九道雷劫是什麼樣子的?」

蕭聽肆就這麼淡淡說著,聞清焰竟覺得奇怪,他的道侶什麼時候給他講這些了?

聞清焰心想剛經歷雷劫可能別的地方也有問題了,他暗自告訴自己。

得體諒。

蕭聽肆露出回憶的神色,悠悠道。

「紫色的,每一擊都生平僅見。」

在那種強大的雷劫之下,怕只有他這種修鍊卷王才能做到。

還是自己這種鹹魚好,不用追求太強的力量,還要被雷劈。

蕭聽肆反到是滿不在乎,他的身前浮現出了決塵劍。

在看到他的寶貝劍毫髮無傷時,眸光明顯閃動着不一樣的情緒。

果然,外界傳聞他的道侶是決塵劍,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過,相比雷劫,有事情讓我更加在意。」

蕭聽肆收起決塵劍,走近了聞清焰身前。

「什麼?」

他感受到了蕭聽肆那毫不掩飾的慾望,這人被雷劈了還這麼大精神。

這是怎麼回事,蕭聽肆怎麼經歷了雷劫,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師兄的能力已經全部告訴你了,現在是時候試試師弟的能力了。」

蕭聽肆欺身而上,雙手按住聞清焰的肩膀,眸色暗沉直勾勾盯着自己,將他摁在了榻上。

「……」

蕭聽肆一雙滾燙的熱唇蓋在了聞清焰的朱唇之上。

這吻和往常不同含着幾分情切,聞清焰能感受到他吻得熱烈又小心。

灼熱的觸感傳來,迷茫了聞清焰的心思,不知不覺,他開始沉溺在蕭聽肆的瘋狂進攻之中。

窸窸窣窣,蕭聽肆熟練剝着聞清焰的銥衫,他動作輕柔的揉了揉聞清焰泛紅的眼角,像在看一個珍貴的寶物,這種眼神….

整個摘星殿籠罩上了一層粉紅的旖旎氣息,夜色之中,時不時傳來低沉的喘息。

……

一夜無眠。

「嘶。」

溫暖的陽光灑落在聞清焰修長的睫毛之上,他嚶嚀一聲,睜開眼睛。

聞清焰動了一下,渾身像被車輪碾過一般。

身上的酸痛告訴自己,昨夜蕭聽肆那不知節制的索取是真實存在的。

一年八次,變一夜八次,他到底怎麼了。

聞清焰內心在瘋狂吶喊,昨夜的蕭聽肆就像一頭野獸,根本沒存人性,到後面他已經堅持不住了。

若不是他有修為護體,今早上恐怕就是一具散架的屍體。

他以前不會這麼過分的,雖然時間長,但也只做一次。

難道渡了個劫,升了個修為不說,連這能力也提升了?

不怪聞清焰有這種腦迴路。

實在是他的道侶太奇怪了,以前那個禁慾克制的蕭聽肆哪兒去了,他是不是忘了他還有個高嶺之花的人設啊。

「需要上藥嗎?」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聞清焰一轉頭,蕭聽肆竟還睡在他的身邊。

「對不起。」

如果說剛才睡醒發現他沒提褲子走人的話,那麼這句道歉直接給聞清焰心內嚇了一哆嗦。

聞清焰攏了下被子,斂着茶色眸子的不自然。

「師兄怎會道歉。」

一開口聲音嘶啞,畜生!

蕭聽肆看着道侶如此沒安全感,怕是被自己昨晚嚇到了。

真嬌氣。

他眉頭微蹙有些懊惱,確實怪自己不夠理智,他從秘境中醒來時忘記了很多事。

除了修鍊之外他就記得自己有個容顏驚絕的道侶。

昨日見面以後,確實如他想像般的天人之姿,他何時娶到的道侶自然是記不清了,但蕭聽肆有一件事記得非常牢。

那就是他們年少結緣,成了一對人人艷羨的恩愛道侶。

蕭聽肆給他遞上一杯茶喝。

「你打我吧。」

聞清焰:「?」

他現在是完全跟不上蕭聽肆的腦迴路了。

下一瞬。

蕭聽肆坐起身將他攏在懷裡,溫熱堅硬的胸膛包裹着自己,讓他有一瞬間的愣神。

他甚至能感到他說話時胸腔的顫動。

「我不該在你讓我停的時候,還駕着你的腿放在肩上繼續。」

「我不該咬你胯骨,我不該給你留下指印,我…」

他本來就黏糊的嗓子配上這些話,聞清焰一刻也受不了了,立馬轉身用手掌捂住蕭聽肆的嘴巴。

白皙如瓷釉般的皮膚此刻漫上通紅,上翹的眼尾也濕潤潤的,聞清焰急了。

蕭聽肆任由道侶捂着,蕭聽肆看自己的眼神彷彿帶着電流一般。

這時,手心傳來濕熱的觸感,還在滾動。

蕭聽肆端着一副清雋無雙的面孔,掌下的舌頭正舔着自己的掌心。

聞清焰要瘋了,一股熱流直竄腦門迅速拿開手掌。

直接破口而出。

「你從哪兒學的,啊啊,我髒了。」

蕭聽肆輕笑一聲。

「我離開兩天,秘境的事情還需要調查一番。」

不能逗了,再逗的話道侶真的要炸毛了。

說完,蕭聽肆就準備離去,留下聞清焰怔怔在被窩發獃。

他轉身,目光灼灼盯着自己,語氣淡淡。

「為夫出門在外,你少和那些奇怪的人接觸,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聞清焰:狠起來連自己都罵?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