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8章 多叫幾聲夫君_一爾小說
◈ 第7章 本尊不怕丟面子

第8章 多叫幾聲夫君

蕭聽肆劍意一觸即離帶着駭人的架勢直衝而去,眸光緩緩划過聞清焰,落到宗驕陽的身上。

聞清焰看到,他的眼底是一片冷寂。

蕭聽肆和師弟切磋什麼,他不把人打死都是好的!

「不是,主要他明明點名的是我……」

雖然意圖似乎不那麼純潔。

就憑蕭聽肆這個可以把那些魔族隨手揚了的實力,虐宗驕陽那不是輕輕鬆鬆?

他到底發的哪門子瘋?

聞清焰還沒緩過神來,卻見蕭聽肆望向他。

眼底冷意更甚:「怎麼,你如此在意?」

那怎麼可能!

見聞清焰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蕭聽肆的臉色顯然易見地黑了幾分,迴轉過頭直接盯着宗驕陽。

蕭聽肆本就身材俊逸,一身黑金色法衣襯得他更加高挑富有力量感。

而他終年與劍相伴,整個人都沾染了一身決塵的冷肅之氣。

更別提這對準人的一個眼神了。

果然,被這眼神一震,宗驕陽立刻開口。

「驕陽久仰蕭師兄大名,得蕭師兄指點我想都不敢想,來吧,師兄。」

宗驕陽話音剛落,蕭聽肆渾身帶着肅殺之氣便來。

衣袂在法力的催動下上下翻飛,那副模樣讓人看得膽戰心驚,旁邊圍觀個個被這股氣勢嚇得屏息凝神。

蕭聽肆聲如雪松般冷冽。

「拔出你的劍!」

蕭聽肆平常也不在宗門,時常出去修鍊。

宗門裡大多數弟子都沒見過他,正如天人榜放榜前那日所說。

蕭聽肆就是傳說的人物,可望而不可及。

今日一戰才得以見得,蕭聽肆劍意通天,劍尊的實力哪怕只是露出這一氣勢,就讓人有了威壓之感!

可以說,蕭聽肆表面上是切磋,實則把宗驕陽壓着打!

宗驕陽能得此一戰,可真是三生有幸!

此情此景,在旁人看來也許是好一番酣暢淋漓的切磋,而親身經歷的宗驕陽卻清晰感知。

這哪裡是在切磋,一念一動下的都是殺招!

此刻的宗驕陽應付劍尊已經十分吃力,如果他知道劍尊會如此認真,打死他也不會說出那句來吧師兄。

劍意毫不留情,好幾次直接險險地擦過了他的命門!

本來他還因崇拜劍尊而深感榮幸,現在他卻直接承受不住。

若不是有宗門弟子圍觀,他實在想束手就擒了。

而另一個沒有為蕭聽肆嘖嘖讚歎的人,正默默無語地貼着台邊。

想走又怕出人命。

畢竟惹得這位赫赫有名的劍尊在這倚強凌弱的可是他聞清焰啊。

實話說,他總感覺蕭聽肆下一瞬就要將宗驕陽給打死了!

不行,要是蕭聽肆真一生氣把宗驕陽給揚了。

那衍塵劍尊的名聲及這麼多年風光霽月的形象可就真毀了。

他倒不是在意他的名聲。

他在意的是因為自己兩個人比如鬥法,本來就覺得自己像個被丟在一旁寵的妃子。

現在直接升級成了禍國妖妃那一類的,太社死了。

「蕭聽肆!」

情急之下,聞清焰再也顧不得其他,出手分出一股法力,將蕭聽肆的下一擊擋了一部分。

「快住手!」

話音剛落周遭的空氣霎時冷了下來,聞清焰暗道不妙。

他話音一轉,換上一副認真的表情。

「回摘星閣,我有話對你說。」

聞清焰此刻毫無辦法,蕭聽肆是場上無人可擋的存在,他只能先將他穩住。

果然,蕭聽肆面容一緩,致命的殺招如流水般自然收住。

甚至連本來尖銳的目光一瞬間也收了好幾分。

宗驕陽看着本來還對他面露殺氣的劍尊,倏而目光凝視,覷向聞清焰。

下一順便收斂劍氣,立定在聞清焰身邊。

這幅模樣,讓聞清焰心內有種他的話很起作用的感覺。

頂着蕭聽肆探究的目光,他說:「這麼多人,你壓着師弟打,傳出去別人該說大師兄倚強凌弱了。」

儘管宗驕陽也並不弱,實力是合體期巔峰,與自己不相上下。

蕭聽肆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淡淡勾了勾唇。

「你想說的話就是這個?」

眾目睽睽之下,他離自己很近,他能聞到獨屬於蕭聽肆身上的冷調木香鑽入鼻尖。

這味道總讓聞清焰想起一些,此刻不該想的場面。

聞清焰點了點頭,耳廓微紅,想分開距離,但還沒動對方就已察覺他的意圖。

「本尊不怕丟面子。」

蕭聽肆笑得意有所指,伸手摸了摸道侶紅透的耳尖,聲音淡淡富有磁性。

「可我怕丟道侶,這可如何是好。」

聞清焰已經震驚的無以復加。

這是什麼伎倆,怎如此犯規,詭計多端!

宗嬌陽眼睜睜望着,蕭聽肆和自己愛慕的師兄在說些什麼,但蕭聽肆開了識海將他們二人隔開,形成了一個只屬於他們的世界。

外人根本聽不清他們說了什麼。

再看聞清焰白皙如瓷的膚色變紅,而劍尊笑的幾分惡劣,兩人之間的氣氛很是不對。

宗驕陽合理懷疑這個高高在上的劍尊是在為難師兄!

不管劍尊是如何的清冷出塵,高高在上,哪怕是他最為崇拜的人物。

但宗驕陽覺得他才表白就如此怕事,那聞師兄更不會考慮他了。

宗驕陽緊握靈劍,深吸一口氣恭敬道。

「是弟子修為不精,感謝師兄指導,但不關聞師兄的事,請劍尊莫要為難他。」

這句話雖然帶着些許顫音,但分外清楚。

蕭聽肆的神識能覆蓋整個宗門,自然聽得清楚。

「哦?我何時在為難『你』的聞師兄?』」

這個你字咬的極重,再配上他冷若冰霜的眸子,一時間讓宗嬌陽又有種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錯覺。

「就…就現在這般!」

宗嬌陽心一橫說出了這句話。

聞清焰一個頭兩個大,弟弟啊,你能別出聲了嗎?

「確實有些過分。」

緊接着,蕭聽肆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可更過分的你怕是還沒見過。」

宗驕陽剛松一口的氣,又提了上來!

「你的聞師兄可是我的…」

蕭聽肆還沒說完,聞清焰就連忙上前橫在他們中間。

「師弟,我做不了你的道侶。」

某劍尊被打斷也不生氣,聽着聞清焰的拒絕才稍顯滿意。

果然他的道侶對他是真愛。

「為什麼?!」

宗嬌陽滿臉疑惑,接連受到打擊,原本還翹起的尾巴現在灰撲撲垂在地上。

蕭聽肆覺得他剛才真是手下留情了,看來他得打的這個師弟半年起不來床才行。

「還能因為什麼?他可是我蕭聽肆的天命…」

下一秒,當世劍尊的嘴巴被捂住了。

蕭聽肆再傻也能看得出來,是他的道侶故意為之…

黑眸暗沉,法衣無風自動,凜然的劍意自身上傳來。

他生氣了。

他的道侶不想在外人面前承認他們的關係!

他堂堂當世劍尊連一個道侶的名分都不配有?

弟子們沒想到能吃到如此前排的瓜,幾十雙目光紛紛望向聞清焰。

他本來就長得引人注目,現下這麼多人的目光再次匯聚在他的身上。

他還沒反應過來,蕭聽肆的凜冽劍意就先他一步掃向人群。

大狼狗歪着耳朵,覺得劍尊此話甚是奇怪,和在場所有人一樣皆是滿減疑惑。

「?」

「天命師弟!是天命的師弟!」

聞清焰快速回答。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