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鹹魚美人變失憶劍尊的恩愛假道侶 第9章 碾壓賤人,一起出街_一爾小說
◈ 第8章 多叫幾聲夫君

第9章 碾壓賤人,一起出街

最後主動提出離開的卻是蕭聽肆。

他實在受不了,場上這麼多人看向聞清焰的目光。

不管好壞,就是不準看。

再呆一秒他可能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將他們全都嘎了。

聞清焰看着他回到殿內還是滿臉陰惻,根本不知道侶心內想的是什麼。

他知道蕭聽肆可能不悅,但沒成想他如此安靜,越安靜越讓他內心打鼓。

以至於他問了一個讓他後悔整晚的話。

「師兄,你這次準備什麼時候走?」

「不走了。」

太突然了,這三個字直接打破了他的理想生活!

「你為何不讓別人知道我是你的道侶?」

來了,來了,送命題還是來了。

「以前他們也都不知,現在更是不必再提。」

聞清焰解釋。

「日子是自己過的,那麼高調炫耀做什麼。」

不必再提?

他和自己的關係是不必再提?

該死,他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蕭聽肆眯着眼睛,攫起聞清焰的下巴迫使他抬頭。

聞清焰感到蕭聽肆呼出的熱氣噴薄在自己鼻尖,蕭聽肆猛得伸手扣住了他細韌的腰肢。

「今晚你多叫幾聲夫君,我就原諒你。」

送命題一道接着一道。

「怎麼,我回來你不開心?」

「還是不舒服?哪裡不滿意,嗯?」

聞清焰:「……」

果然,帶着誘惑性的話語一入耳,聞清焰整個人就從脊椎骨酥到了頭頂。

聞清焰剛想再說什麼,蕭聽肆卻再不給他這機會,直接伸手將他打橫抱了起來。

帷幔輕落,窸窸窣窣的聲響之後,便是如泄洪般猛烈。

水液交錯聲不絕於耳,似乎還能聽見聞清焰斷斷續續的輕聲求*聲,和蕭聽肆愈加肆意妄為的低喘聲。

一聲疊着一聲的聲音之後,空氣中充滿了潮濕而又曖昧。

黏膩、卻又讓人感覺無法掙脫。

又是一夜無眠。

天邊隱隱泛起了魚肚白。

聞清焰不知道是從第幾次昏迷中清醒過來,一睜眼便感覺到一絲異樣。

他抬眼望去,卻看到蕭聽肆依舊還在繼續。

還要不要魚命了!

聞清焰忍無可忍,伸手推他,氣急敗壞。

「你難道不累嗎?」

這聲音如同被劈過了一般,干啞得如同陳年老叟。

聽到身下人的動靜,蕭聽肆這才微微減緩了些許,低頭吻了一下他的頰邊。

那裡有一顆小痣,蕭聽肆以前就最愛親這個地方,現在都還沒膩。

他欺近了聞清焰,一字一頓地問。

「你的道侶是誰?」

聞清焰無法,他根本不能理解蕭聽肆的腦迴路為什麼突然大變。

但他還是耐着性子,繼續用那被劈了一般的嗓子低喊。

「你能消停點嗎?問了一晚上了!」

「不夠,還不夠。」

蕭聽肆眸光一狠。

聞清焰的腿根直顫,喘着灼氣聲音發軟。

「是你…是你,是蕭聽肆,啊——」

這一下,蕭聽肆彷彿終於滿意,抽身抱起聞清焰一同去沐浴。

說是沐浴,卻又是做了好一番功夫才將聞清焰放開。

這次,聞清焰真的是連站都站不住了,只得由蕭聽肆抱着再放回床上。

聞清焰這條鹹魚是真的躺板板了。

這時,傳訊符紙亮了起來——

打開一看卻是個沒想到的人:

宗驕陽。

聞清焰想起昨晚,他從沒見過那種陰戾表情的蕭聽肆。

他和以往臉上很少展露情緒時,判若兩人。

以前他哪怕是直視着自己做這種事,也很少能沾上幾分**,現在卻突然有了萬千情絲般遣婘悱惻。

加上今天他在眾人面前的表現,聞清焰徹底肯定了。

他一定是腦子壞了,渡劫的時候被雷劈壞了!

符紙一直亮着,蕭聽肆又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看着,聞清焰無法只得硬着頭皮打開。

【聞師兄安否,昨日你和劍尊一道離開,回去以後我實在擔憂,你們是否有何過節?】

聞清焰:……?

確實有過節 ,打了整整一晚上架。

聞清焰還沒作何反應,又一道傳訊符紙閃了過來,當著蕭聽肆陰寒的眸子他不想打開了。

蕭聽肆好整以暇,看不出絲毫情緒。

「打開,我也想看。」

……那行吧,這可是你自找的。

【昨日蕭師兄與我切磋時對我異常嚴格,好像要殺了我似的,我也不知哪處得罪了劍尊,不過,明天我還想和你一起切磋!】

蕭聽肆的眼光越來越危險,嘴角勾起弧度。

「嚴格?一起?」

蕭聽肆還不肯放過他,掏出一張自己的傳信符紙遞給聞清焰。

「你得和他說清楚,你是個有道侶的人。」

言下之意,用我的符紙傳訊,對方看到符紙便會明白——你是我的。

聞清焰自然會說,但不是這種情況。

他煩了不伺候了,一下把蕭聽肆的手拍了下去。

「你是不走了,可明天要領隊離開的是我,我現在根本動不了。」

言下之意,要不你去幫我領這個隊,這樣我直接不用和宗驕陽見面,也可以繼續鹹魚躺了!

誰料蕭聽肆立刻翻臉,拒絕得飛快。

「為夫認為不可。」

聞清焰皺眉:「為何?」

蕭聽肆聞言盯着他軟如櫻桃般的嘴唇,這是昨晚多次蹂躪的結果,他張嘴詢問時還能看到那櫻紅柔軟的靈舌。

「為夫才回來沒幾天,你忍心與我分別?」

蕭聽肆並不是不想幫他帶隊,可他知道聞清焰的性子。

他要是替了他,聞清焰絕對是不會去的。

這樣他又要離開自己的道侶,這對於才結婚兩年的他們來說——

分離,是多大的痛楚。

這小道侶怎不明白本尊的心呢?

這話一出,聞清焰簡直想撬開蕭聽肆的腦袋,仔細研究研究裏面的內容。

「你一天天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蕭聽肆明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手掌摩挲着聞清焰微紅的眼角,道:

「那方塵景可是對你這個徒弟在意的很。」

聞清焰知道他肆無忌憚,沒想他直接稱呼自己師尊的名諱。

「蕭聽肆 ,那是我師尊!」

蕭聽肆聞言也沒半分收斂。

氣得還是自己,他擺爛了只盯着天花板鹹魚躺。

「行!那我就和宗驕陽領隊走了。」

反正都能逃過一夜八次。

聞清焰正想着,蕭聽肆目光一變,懲罰性的咬上了他的唇瓣。

「我會和你一道,你做你的小鹹魚,幹活是為夫應該做的。」

「嘶——」疼。

這直男思維真是絕了。

聞清焰大概永遠不會知道,在蕭聽肆的心裏。

他永遠都是那個銀國矜貴的小皇子,是被自己捧在天上、可比肩日月的存在。

不管他如今是何身份。

他是刻在自己神魂上的烙印,是自己的恩愛道侶。

畢竟他們年少相戀,聞清焰又如此愛他,就是道侶的臉皮太薄了點。

「有我這個道侶在,我看誰還敢靠近。」

就是有你才有問題啊。

聞清焰被壓着幹了一晚上,現在反駁的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你講也講不聽,聽又聽不懂,懂也不會做,你做又做不好。」

「誰說的,我只聽你的。」

第二天,已經挑選好的眾弟子同出宗門,便發現那光風霽月的大師兄,竟然也在隊伍里。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默默地跟在了領頭的聞清焰師兄身側。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